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言金】时间终无法证明 第二章


中长篇,HE,可能OOC。
不会萌,也不会虐。

———————————

第二章  能够忘记时间的事是……/今日的礼物也很不错嘛~

早早结束教会工作以后,我顺道去了一趟凛那里。
远坂家宅邸一如既往的华贵,延续了时辰师的一贯作风,如今却因为家族人数的减少显得冷清。
恩?……壁炉附近倒是堆积了不少拆开的礼物盒,大概是学校同学送的生日礼物吧,毕竟一年一度的生日刚过。虽然包装纸还没有及时清理,但是里面的东西倒是都很好地收藏起来了。由此,我不禁揣测先前送的那件洋装是否受到了公正的对待——入手时虽然显得异常高兴,不过在看到与外在完全不符的内衬……恩,应该会是非常精彩的表情吧。

“凛。”一直没有看到人影的我顺着楼梯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与此相对的是地下室突然爆出一阵巨响。
“啊啊!真是的,又失败了!”
然后被魔法物质呛了一脸粉尘的凛,就这样顶着有些凌乱的发型从地下室冲了上来,“绮礼?!不是说过了没事别来这儿么!”
“既然来了自然是有事要说,”我缓缓打量面前周身狼狈的少女,顺便望了一眼凌乱的壁炉,“看来身为远坂家的现任家主,无论是哪方面的礼仪你都还需要进一步的修行呢,凛。”
“要你啰嗦!”凛扒拉了两下刘海,狠狠地别过了脸,再转身的时候已经整理好了神情,虽然眼底还印着本能的敌意……
这种一眼就能看穿的年纪还真是美好啊。
“言归正传,最近你们班级的班主任老师有与我提到你这段时间的状态,特别是放学以后行迹匆匆,像是在从事某些秘密活动,尽管老师相信你的品行而一直没有当面直说,我也并不反对你有一些私人活动,不过……”
“凛,”我义正言辞地说道,“你也是大孩子了,有些东西该分清界限。”
“谁会接触那种东西啦!”眼前的少女竟然开始忸怩起来,小声地说道,“只是……那个孩子,有个比较特别的后辈,她的周岁生日就要到了,最近又好像闷闷不乐的样子,我想准备一点特别的礼物……”
原来如此,间桐家的小姑娘么,这样就解释得通了。上次拒绝了我的邀请,最近总是呆在地下室,原因看来都是这个。
“那就好,那样我就放心了。老师方面需要我去……”
“不需要啦这些小事!”凛好像又恢复精神的模样,“哼,总是被你小看还真是对不起……”
“好啦好啦,你现在要做的事都做完了吧,可以走了慢走不送……”凛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到了门口,然后啪地关上了门。
还真是不可爱的家伙。

不过礼物这种东西真的那么重要么?
当我意识到自己竟然在考虑这一问题的时候,手里已经提了除吉尔伽美什指明要求的高等零食之外的四瓶红酒,走在回教会的路上。
我在给吉尔伽美什带礼物?别开玩笑了,对于以收藏为爱好的王者而言,这世界恐怕再也难以找到和他的收藏品同样规格的礼物,更不要说入他的法眼。劣质品一样的礼物就连送出去可能都没有,更别说代表礼节性的问候。
无论是我还是吉尔伽美什在礼物一事的态度上都堪称随意,相当不在意钱款或者是物质本身的去留,谁有条件去达成就谁去做。再说御主和从者这一关系从本质上而言,只是利益共同体。如今只是因为这一层身份之上所加有的时限无限延长,才让我有了某些错觉么?不是礼物重要才想要送礼物,而是想要送礼物,为了能够体现心意才努力让礼物贵重?算了,这个问题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回到教会,我径直往自己卧室走去。
近来吉尔伽美什继会客厅的沙发之后迷恋上起居室的床,屡次三番以“柔软度恰好符合王对于卧榻的要求”这种不着调的理由,强行征用了我一半的床位,自己的用品也隔三差五地塞到我这里,明明给他收拾了自己的房间,偏偏当做仓库使用……真是倦怠啊。
门庭尽头,充斥力道的音乐穿透石室,看来这次不是赛车游戏是摇滚乐么?我打开门。
“英雄王,就算是享乐也稍微考虑一下这里简陋的环境,”我把装零食的袋子放到在床上,“附近的居民会没完没了地找上门来的。”
“嘛,杂种们也就只配有这些粗浅的见识了,”绑着应援头带的王者信手关闭了电视并将遥控板甩到枕头中间,然后盘腿坐在床上投入与零食包装袋的斗争之中,“恩?”
“怎么了?”我侧过头。
“你往壁柜里放什么呢?”
“……”我把买来的最后一瓶红酒塞进柜子,“没什么,顺手买的储备品,正好也快喝完了。”
“……哦?”身穿便服却依旧威势不减的王者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说起来,本王也许久没有享受过红酒的美味了。今天是什么特殊节日吗?”
“大概,不是吧,”我这么说着,一边整理凌乱的被褥,一边回答道。
“那还真是反常呐绮礼~”吉尔伽美什凑到我旁边,侧过眼看了过来,用低哑的声音说道,“遇见了什么有趣的事嘛?”从我的角度可以看见他透着狡猾笑意的眼眸,还有从颈边不小心蹿出的一抹乱发。我手一抖。
“王……你压着被子了。”
“哈哈哈,真是无趣啊你这个男人。”
“本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顺道去了一趟凛那儿罢了。她虽然作为远坂家主还完全不够资格,但是品行上看来没有什么过大的偏差。”
“还真像是尽职尽责的监护人会说的话呢,绮礼。”王站在一旁,充满恶意地调侃着。
“适当的关心是有必要的,毕竟预留给未来的种种真相要是不能挖掘出上等品质的绝望那就太让人遗憾了,”我把床上的被子铺好,“沉迷于给后辈制作生日礼物的活动,总比过早受恶行引诱而失去对痛苦的感知要来得好不是吗?”
“嚯嚯,看来你已经对自我取悦的相当娴熟了,”王微笑道,“那么你又在困惑什么呢?”
“我并没有……”
“真的是这样么?”受肉的英灵像是洞察了一切,眼里闪烁着近乎神明般全知全能的光辉,“那这些红酒……”
“……好吧,我承认”我在权衡心情之后,不得不说出内心所有想法,“我确实无法理解人们对于礼物的执着,明明只是徒有其表的礼节而已为何要耗费如此之多的精神力来挑选、甚至是制作。这是无意义的。”
“凛似乎很重视他人所馈赠的礼物,在给予他人礼物的态度上也显得格外慎重。可这些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相比起来,复仇、修行这些大事不是应该占据人生更为重要的部分吗?”
“当然,确实如此,绮礼。不过为什么要把礼物的概念理解得那样复杂呢?礼物存在的本身,是真心实意也好,为了社交也好,说到底只是为了愉悦而已。”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哪怕没有意义也会觉得乐在其中的事便是愉悦了,反过来说让人感到愉悦的事本身就具备意义,无论其中的意义是否为主体发掘。礼物的提供者因为相信其中所具备的意义终将以某种形式回馈自身而采取的行动,礼物就是这样一种存在啊。”
哪怕是在昏暗的室内却依旧闪亮得不可万物的王者仅仅是站在那里,他周身所散发的令人诚服又迷人的立场就足以让我迷醉。
“礼物即是愉悦……还真是有趣的说法呢,吉尔伽美什。你似乎又一次解决了我的困惑。”
“当然,这作为王者的宽容,”吉尔伽美什从橱柜中将红酒尽数拿出,“那么,作为你理解力再一次成长的庆祝,就把你今日奉上的红酒作为佐餐的余兴吧……”
“那些只不过稍微有些年份的原浆,不是说先前预订了维多利亚酒店的晚餐吗?”那里的料理哪怕是附赠的美酒都比这个的规格高上太多了。
“别那么不识趣,偶尔也会有一些意外的行程啊~”
总感觉他的心情似乎意外的不错?不过能让王久违地乐在其中,我也稍稍放任一下,做一些喜欢的菜式好了。

“话说,绮礼。虽然本王受肉之后已经有了留存于现世的身躯,但是要维持王者的意志还是颇废魔力的呢。”
“说起来我的魔力水平一直以来都不是那么优秀。”
“是啊,所以也是时候……”吉尔伽美什走了过来,“采取一些措施了吧,我的御主。”
手指流转在脸上留下的细密的触感,竟然隐约像被蚁类啃噬过般,一时迟钝的麻痒感猛然顺着血管攀涌进胸腔。
原来我这具被黑泥填满恶意、早已死去的躯体也有鲜活的时刻么。
我……是不是太过沉溺于其中了?

不过正如王所言,愉悦,确实是唯一可以忘却时间的事……无论哪种形式。
夜色已然降临。

tbc。
————————
小剧场:
凛:礼物!(坚定)
麻婆:礼物?(迷茫)
闪闪:是礼物……呢~(愉悦)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