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言金】时间终无法证明 番外

汪酱视角的小番外。涉及后期主线。
可能OOC。

——————

番外  隔壁神父和他外国人老婆的时间——库丘林惨不为狗的N年血泪史
(试着用吐槽风格写完)

我叫库丘林。
不是狗,谢谢。

我用十年时间好不容易才理解了这两人欲言又止的关系其实比真爱还真的时候,结果他们都死了。

圣杯战争结束以后,我也就自由了。巴泽特大姐虽然被那个外道神父砍了手,但好歹活了下来。就连救助她的那个毒舌小姑娘都说能以一条手臂的代价活下来真是不容易呢。现在想想,按言峰的一贯做法,这还真是相当程度的手下留情了。
其他和卫宫家小子没仇没怨的master都住到他家里去了,嘛,反正他家够大住的下。不过那家伙也真是好福气,就算是看,有这些脸好身材好性格更好的女人陪在旁边也够幸福了。谁叫我女人缘一直不太好,总是摊上像言峰这种混蛋……烦死了,又想来那两个家伙不在的事了。
有时候我也会去卫宫家做客,其实更多是想和那个红色弓兵单挑,所幸自由时代了大家都很宽容,怎么打都散不了。
卫宫家的氛围是真的好,大家成天吃吃喝喝给红毛小子添麻烦,红毛小子没脾气地笑笑然后说着没有杀伤力的威胁收拾残局,闲下来可以在走廊上晒太阳,有时候藤村大姐会开几句不合时宜的玩笑,女孩子们好像都意外挺会害羞的,不过对于我这种成年人是小case啦,新年的时候大家还去了祭典。
哪像言峰教会那个鬼地方……阴森森的不说,言峰那家伙还不喜欢开灯,每次有事没事都要在黑漆漆的地方跟我讲事,讲完还就让我走一点都不客气,我知道你们要做不可描述之事了,但都说了我不是assasin啊。
不过卫宫那小子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一群人陪,言峰大概一直都是一个人吧。听说十年前金皮卡开始陪他一起了也许会好点,但那也仅仅局限于他们两个自嗨。所以有时候想想,如果他们要是还在的话,就陪陪他们吧,比如住他们隔壁之类的,虽然只能被他们吊打调戏,但也比冷清清的要好得多。啊对……他们都不在了……


其实外道神父对谁都特别恶劣,基本不会存什么好心,如果有,那也一定是对方的丑态或不愉快让他很愉悦……但是他大概是真心想宠金皮卡吧。我不止一次看他带东西给吉尔伽美什,大多都是皮卡喜欢的,红酒啊电玩啊零食什么的,而且本人对于这种行为的动机相当后知后觉,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人类普遍意义上用来取悦对方的行动。要是换作我的话,大概只有“自害吧LANCER”的令咒或者看似崭新但其实断了一半的钓竿这种完全坑爹的东西。话说回来,也许不知什么时候言峰那家伙已经把“满足吉尔伽美什的要求”认定为愉悦的方式之一了?虽然看上去这种说法很不科学,但在我眼里那个以他人不幸为乐的家伙第一次有这样正面的真实情绪啊。啥?你说他们也经常互相坑以获取愉悦?不不不,哪怕是他俩互坑,那顶多也只能算是那个什么之间的情趣,外人插手他们还要联手把对方打一顿的(比如我)。

后来我迦勒底再次遇到金皮卡那个家伙的时候,他转职做了魔法使啊不,是以C阶现世,袒胸露背,浑身娘希希的。我上去问他言峰哪去了,他愣了大概一秒,然后一脸不知情的样子很无所谓的笑了。后来我才恍恍惚惚发现,这性情温和处处以贤王之道待人的家伙根本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还以为凭那两个人的关系哪怕超越次元壁也能在一起的我真的是太蠢了,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次元壁这种词鬼知道十年间我经历了什么。
有的时候我是真觉得际遇铸就人格,你看金皮卡那死样子就知道了,哪怕是同一个人的不同时期,共享过英灵座的记忆,人格性格什么也都一样,但是还会是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情。毕竟像我这样长的帅性格好自始自终保持自我的人可不多了,我可是哪怕当打火机也依旧喜欢钓鱼和枪的男人啊。

在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们竟然又活回来了,真他妈祸害遗千年。我现在收回之前说要住他们隔壁那句话还来的及吗?我不想成天被喂狗粮啊!
……等等,我为什么要说自己是狗?

————
ps。
虽然在凛线里汪酱弄死了绮礼,但是我一直觉得如果有谁可以超越立场理解绮礼的话,应该就只有他了。其实和闪闪也是。虽然与这两个人性格不合,三观不符,但是也能相处,然后因为自身超强的包容心和无所谓的态度,在不经意之间被化为大亲友cp粉的这种微妙(…)的感觉。
所以就是汪酱视角的言金。

pss。
最近刚刚开始工作,可能有些忙,感觉也有段时间没更新了……所以就先放篇小番外上来,这个番外以后看时间也许还会再更。其中也许透露某些主线剧情,不过目前大家就看个乐呵吧,日后还会写的。

评论 ( 7 )
热度 ( 50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