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言金】人生走马

短篇完,现实AU,绮礼第一人称。
大纲文。致郁,别看。

——————

高中毕业那会发成绩单,全班人都基本考上了第一、第二志愿。看表情所有人都获得了幸福,而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郁郁寡欢。那个时候成绩进步显著的学生得到了班主任的礼物,给到我手里的是一本历史书,虽然不喜欢,但是被认可,多少是一件让人庆幸的事吧。但我对历史不感兴趣,那本书也就翻过几张纸而已。
坐我前排总是在损我但永远损不过我的蓝头发帅哥有对象了,恋爱后意外地一脸蠢样,还邀我一起出去玩,我怕被他本来就是负数的智商和幸运值坑所以严词拒绝了。我同桌那个大龄中二病也有了联姻的婚约者,对方我也认识,虽然有点女气但是个性格很大气的人,两个人联手举办过许多活动,一个温文睿智一个威严霸气,也确实挺般配。
我曾经无限喜欢过他们两人,以为会是一辈子的朋友,不过那也都过去了,毕业以后大家都会有新的人生的。
那时少年的我还想过,以后的我会怎么样呢。

我是真讨厌下雨天,总会想起令人不愉快的往事。
毕业以后,我遵循老师和父亲的建议成为了一名优秀的业务员。工作很辛苦。当时有一个非常强有力的对手和我竞争一个企划,他为了得到那个机会用尽阴谋阳谋各种计划,当然我也一一抗衡。虽然最后棋差一招败给了他,但没想到这个企划本身就是别家会社设置的陷阱,我的对手因此栽了进去,家破人亡,失去所有前途,相反我受到上层的奖赏被提拔前途大好。

工作的第三年,高中班主任的女儿结婚。我带着老师喜欢的金属剑藏品作为礼物送了过去。
原定长女是新娘,然而班主任的两个女儿都爱上了新郎,性格强势的姐姐最终穿上了婚纱,但向来柔弱的妹妹也不忍退让,结果在婚礼现场上直接闹了起来。后来又有一个穿西服的金发女人加入斗争行列……场面一度失控。
总之是一场大戏。
顺带一提,大戏的男主角,是我那个因为业务家破人亡的死对头的养子。
我一直等到大戏落幕,都没有等到我最想看见的两个人。只是听到他们一个成为职业钓鱼专家功成名就,一个连同婚约者创下商业帝国万人敬仰的事迹传闻。
我之前认定的好友,他们一个都没来。
即便交换了通讯地址和邮箱,我们也再也没见过。

不……也许是见过的。
这样说起来,我跑业务最落魄那段时间似乎是见过我那个同桌。也许是我太狼狈了又或者是他太光鲜,我们都没有认出彼此。当时我拿着需要推销的产品,敲了他们加长林肯的车窗。他们的保镖原本想拦,但是被他婚约者阻止了。他婚约者好脾气地拒绝了我的推荐,然后表示他们即将参加某个重要的会议。我原本还想再坚持一下,他婚约者侧头往旁边笑了一下,然后说了什么话我没听见,只看到他的半个下巴,他动了动嘴唇。当时我还想这个人似乎有点眼熟。然而没等我想起来,开了半扇的车窗已经紧紧关上,那辆价格不菲的豪车也很快开走了,消失在我视野里。
现在想起来,还好他没认出我。

后来我和一个很爱我的女人结婚了。我想我也应该很爱她。我们有一个女儿,家庭很幸福。
我的女儿和我夫人一样生着美丽的银发,和我夫人一样有花粉过敏症。虽然病弱,但是很顽强。
父亲死后不久,我的夫人也因为先天的体弱多病去世了。我在他们的墓碑前祷告,非常地悲伤。但是我流不出眼泪。
大概是责怪我没能挽救她的母亲,此后女儿的态度变得愈加不恭敬。不过她能呆在我身边,我就很满足了。看着她,我总是能够想起她刚出生那会柔软的样子,她的母亲抱着她,脸上是如出一辙的柔软的笑容。
大概又过了十多年,后来我女儿被一个满身刺青的混小子缠上了,我二话不说把他打了回去,并且告诉他不三不四的人没法进我家门,就算入赘也不行。
但是我女儿最终还是和那个混小子走了,说对方的先锋艺术很可贵,要和他浪迹天涯,我拦不住。因为我也快死了。

然后我真的死了。
有一个蓝头发的年轻男人走过来问我,这辈子你开心吗?他留着寸板却绑了辫子,穿的花衬衫也很没品位。但是看在他像我主动搭话的份上,就不把这种事告诉他了,人都是有尊严的。
我说,我大概是开心的。我按照大多数人的活法,把该经历的都经历了一遍。事业有成,家庭美满。
他说,听你这么一说,感觉又好像没那么开心。
于是我就告诉他,你还太年轻了,过完一辈子就知道开心不开心也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
是什么呢……我觉得我可以说出来,但是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他看我说一半停了,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我只好说我不知道。
他就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回头给了个爽朗的笑容,说怎么样都好啦,原本以为你会过得很凄惨想来嘲笑你一下,你过得也不错我就放心了。看来没有我陪,你也挺自在的样子嘛。不寂寞就好。
我张了张口没有接话,看着他扛着一根漆红色的杆子走远了。
……寂寞…嘛?说来大概就是这种东西吧。

我依旧坐在原地。
然后我听到了脚步声,声音在我身边停了。我不想回头。应该说我大概认出他是谁,但我不想回头。
那个人问我,生而为善的感觉如何。
寡淡无趣,相当乏味,每一步都按部就班但是无一为我所求。可是我偏不想让他如意,所以我说,那是非常有趣的体验,大家欣赏我的人格,尊敬我的言行,我收获了他们的敬仰,为此我感到十分幸福。
那个人听完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叮叮当当地铠甲响个不停。好不容易停下来了,他却充满恶意地说,可是你还是一个人孤独的死去了。没有人怜悯,没有人记得。你口中的他们就是这样虚伪的存在啊,如果你能早点发现自己是个恶劣的家伙,也许过……
太迟了。我打断了他的话。这辈子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结束了,没有更多的可能。太迟了,吉尔伽美……
等等,吉尔伽美什?那不是我翻过没几页的那本历史书上写的,我为数不多记得的内容——人类历史记载最古老的王吗?为什么……
我转过头,身旁那个怒发冲冠金闪闪的家伙一挥手,身上铠甲皆化作金粉散去,头发也柔顺的贴在额前。他穿着白色的休闲服蛇皮裤,颈间和手腕挂着金饰。样子和我曾经无限喜欢过的高中同桌一模一样。他还是那样年轻,而我已经苍老,无论心灵还是身体都腐朽不堪。
吉尔伽美什。我这次很确切地喊出来他的名字,也莫名地想起了很多事,然后我说,这个时空我们之间的际遇也不过如此,离开了就别回来了,太难看了。
我仰头望着天空。
如果是没有圣杯战争的世界,我的一辈子大概也就是这样度过了吧,虚伪但又平淡无奇。
哪怕知道对方只是自己弥留之际生出的妄想,我也还是忍不住对他强调,离开了就别回来了。
这一次的人生我注定孤苦一人,尽管没有感受过于我而言真正意义上的幸福,但是能够理解苦闷,是不是也代表也稍稍正常了那么一点呢?
你看,没有你,我的人生也不会怎么样啊。

我仰头望着天空。
其实天上一无所有,这么做只是因为眼泪会逆流。

——————

一切源于雨天的一场噩梦。
写完以后自己难过得想哭。
如果没有遇到闪闪的话,绮礼的人生会怎么样呢,大概是基于这样的心情,一气呵成的一篇文。
只可能是悲剧吧。
虽然因为长时间的流离失所获得了类似于正常人的情感,其实那也只是苦闷而已。
所以FZ的绮礼对他自己而言真的很幸运,也很幸福。
我太感谢闪闪能出现了,如果没有他的话,绮礼的人生简直没有亮色可言。(b站的rolling girl)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可以理解为bad ending的世界。
为了避免这个世界的出现,我会尽可能地收束世界线的。(在其他故事……)

评论 ( 6 )
热度 ( 33 )
  1. 挖矿神人冬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装大尾巴狼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