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言金】时间终无法证明 第一章

中长篇,HE。

人设主要参考fz、fsn动画。私设如山,可能ooc。自我满足的成分偏多。
不会萌,也不会虐,没有什么剧情,用官方玩剩下的设定凑起来(大概)的文。
——————————
第一章 如果时间允许……/不吃麻婆豆腐会不会死

那是个风和日丽的晴天,天气好得连不时留恋于教会门口的流浪猫都毫无防备地展现出慵懒的神色,还真是一反常态的表现。
也许春天快要到了吧。
三月,暖风微醺的、让人迷醉的季节,几两雨水,枝梢便会染上鲜活的绿意,蓬勃柔嫩的生命团簇绽放,战战兢兢地舒展开蜷缩的身姿。多么被人憧憬的时令,多么富于趣味的风光!我不禁再一次回味起去年冬日草木凋敝的盛景,所有鲜活之物都限于生命力的流逝,毫不留情地衰竭下去,肃杀、寒意将一切存有温度的事物一并摧毁,穿行过街道的人们脸上因为对于美好之物的期待也尽数被倦怠所取代。只是这样想着,我便无法按捺对于季节轮转的期待。

“绮礼,你又在笑什么?”身旁还不及半人高的女孩一脸不满地打断了我的臆想。我连忙收敛了脸上过于愉快的表情,“没什么,凛。大人总会有许多必要的考虑,这些对于处在少年期的孩子而言还太过高深。”
“讨厌的言辞,哼。”双马尾的红衣女孩毫不犹豫地给展现出嫌厌的表情,“说起来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么?”
“啊,”我这样应声,一边举起手中的袋子,“前段时间因为工作原因去了会展中心附近,顺道给你置办了一些衣服。”
“哎?……这个牌子!”凛当下便拆开包装,拿出其中的一件洋装在身上比划,柔和的脸庞因为由衷的喜悦而变得更加粉嫩,惊叹着睁大了眼,却又在眼神对视之后,扭捏地转开,如同抱怨般小声地诉说着,“哼……你这次的品味意外的不错嘛。”
“因为也参考了别人的意见。”
“恩?别人,难道说是那个从外表看起来就金光闪闪的家伙?”
“凛原来也知道么?”
“因为之前……啊对,在报纸上不是经常有那样招摇的家伙出现么,浅草一带。”远坂凛这样说着,虽然如此,但她也绝对不会承认身为远坂家家主的自己,做出“为了寻找某人的弱点而尾随对方”的幼稚鬼一般的行径。
看着凛拙劣的试探的眼神,我又一次感觉到了愉快。她数次尾随我并非不知道,当然隐藏行迹也很简单,只是那样的结果未免太了无生趣,只有这样的神情,丝毫不知道自己被玩弄的无辜神情才有咀嚼的必要。
“说起来确实,那个人啊……是在街上偶然遇见的外国人,因为与当地向导失去了联系而没有办法采购所需的物资,所以我们才顺路同行的。”我这样认真地向纯真的少女解释道,“作为替他指明方向的交换,他愿意给我提供些许衣饰上的意见。”
“原来如此……咳,那还真是奇妙的相遇”,也许是想要掩饰自己所知甚多的行径,凛故作镇定地清了下嗓子,“我是说还好是这样才拯救了你的审美。”
“总而言之……”凛有些别扭地开口,“谢谢了,我很喜欢。”
看着少女有趣的表情,我的嘴角也带上了愉快的笑容。

金发的青年,自然不是什么迷路的外国人,而是我的从者,这世界上最古老之王,吉尔伽美什。
从者这种存在……是嘛,如果解说起来也许分外枯燥漫长,总而言之,就是我所驻足的这个名叫冬木的城市,因为魔法而产生了异乎想象的奇迹,七位魔法师凭借圣遗物召唤出历史上赋予盛名的英灵,以其为从者共同参与圣杯战争。而在上一次圣杯战争中,因为种种有趣的发展,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因为战争结束而返回英灵座,相反是获得了留存于现世的资格。身为御主的本人,言峰绮礼,自然也要担负起照看因为难以消磨时间而四处游历的王的工作。

享受现世。
以享乐为信条的古乌鲁克之王,自然不会放过这样难得的机会。他可是为了寻找新的乐趣,战争结束的第二天就开着飞行宝具把全世界逛了一遍,一面美其名曰冬木市太小而且已经炸了,一面将从各地收集来的信息一一实践,漫不经心地开始奢侈品收藏的人啊。虽然完全没有考虑过圣杯战争种种展开所带来的残局问题这一点略微让人感到遗憾,用日益增添、难以理解的玩物摆设把好不容易清理完成的起居室塞得滴水不漏也……
不过,对于理应占有这世上一切宝物的王而言,这点小小的收藏恐怕也不是不能纵容。
毕竟这可是对于王而言,不可多得的人间游戏。
只不过这些事,不可能轻易地对现在一无所知的凛表露就是了。

告别了凛,我回到了教会。
起居室外的空调外机呼呼运转着,只是用想象就能知道室内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明明天气也并不寒冷……
我推开门,迎面便是厚重的暖意和混杂在空气里高等奶油特有的甜香。一直以来金光闪闪的王者只是披了件居家服,姿态随意地半躺在沙发上,嘴边叼着精巧的甜品勺,一面啪啦啪啦地把掌机按键弄得透响,茶几上吃空的零食袋和包装纸毫无顾虑地堆弃于一旁,杯子里剩下的冰淇淋在空调的温度下也融化了大半。
还真是奢侈的享受……我走过去,按下了遥控器上的关闭按钮。
“嗯?你回来了啊绮礼。”也许感觉到了暖风的停歇,所以才将视线从手中玩具上移开的王者这样说道。
“偶尔也试试稍微健康点的生活方式吧,吉尔伽美什,”我把桌面上的包装袋简单收落了一下,“受肉之后你似乎倦怠了许多。”
“哼,不要妄图挑战王者的度量,杂种。”虽然这样说着,却完全没有恼怒的姿态,英雄王放下了手中液晶屏幕不断闪烁着的高科技现代玩具,一边整理一下身姿,用流动着迷人光辉的赤瞳凝视着我,“说起来你用过餐没有?”
一瞬间我竟然产生了高傲的王者在等待我的错觉——怎么可能,那可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英雄王,连黑泥都无法消解的存在,怎么可能因为用餐这种简单到可笑的理由去顾及别人的想法。
“还没,”我连忙这样回答道,“因为是和凛会面的日子,原本打算带她出去吃饭,结果她却以忙于修行的理由拒绝了我的邀请。”
“嚯嚯,”金发的王者发出颇具兴味的笑声,“看来也是到了叛逆期啊,作为监护人和罪魁祸首的你有何感想?”
“并没有,美景的形成还需要相当的时间,”我简单地回应了王者的提问,一面把一时兴起引发言谈引回正轨,“这样的提问,你接下来是有什么安排么?”
“啊,社交平台上因为见识了王的真容而一拥而上的女人们,推荐了不错的料理店,正想去见识一下,”他抹了一下嘴角甜腻的残滓,又伸出舌头细密地舔去,红榴石一般的眼眸微微挑起,像是再述说无法抗拒的意旨,“允许你同行。”
特地摆出一副那样的姿态……我竟有些无法招架的汗颜,“我知道了,那么地点是……?”

——红洲宴岁馆·泰山。
位于深山町商业街的中式料理店,即使是在白天从窗外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没有想到你会喜欢这种风格的店……”我这样扫了眼店面的招牌,有些微妙地看向了吉尔伽美什,这样低调的店面与一向喜好奢华的王的爱好有着巨大的落差感,不,是相当不符才是。
也许是感受到我的眼神,王即刻回敬道,“何等庸俗的眼界,品味这世间不同形式的美食正是享乐的精髓所在啊。”
……如果他的眼底没有闪过令人愉悦的恶意我会更相信这样的说辞。
“这么说的话,还真是有品尝一下的必要……”我推开玻璃的店门。

“欢迎欢迎……上座,客人两位!”略有跛脚的店主很有眼色地将我们迎向了合适的座位,“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自然是速速呈上符合王之尊荣的精致菜肴!”
“明白了,请您稍等。”
很快,所谓的招牌菜就被恭敬地端了上来——冒着腾腾热气的鲜红色料理。柔嫩的白色豆腐大多掩盖在熔岩一般的汤料之下,仅仅是一道菜,就让周遭空气躁动起来,布满了辛辣的气息。
“嚯~还真是壮观的菜品啊,”金光闪闪的王者颇为感慨着。
“是的,这道菜的名字是麻婆豆腐,是本店主打的招牌菜,采用了传承百年的秘制烹饪法,以上等食材配以酱料调制而成。”
“很好,退下吧。”吉尔伽美什说着,在侍者走后却饶有兴味地将头偏了过来,低声说道,“不试试吗?绮礼。”
“……”
“哈哈哈,你瞧你那表情。”吉尔伽美什一边从王之财宝中取出金色的餐具,舀取其中的内容物送入口中,是一如既往的王者风姿。
但总有股不协调的感觉?
我举起了勺子……
唔哦哦哦哦!这个味道……那虽然只是看似往上面一味堆加辣椒的杂乱料理,但在将豆腐送入口中的那一瞬间,那种灼烧舌头的刺激感,带来难以言喻的味觉感受。不错!辛辣才是至高、辛辣才是极致的味觉体验!
“……店主,麻烦再来一盘。”
“真有这么好吃?”吉尔伽美什有些惊讶。明明刚刚也尝过的。
“还要再尝一下吗英雄王?”我伸出勺子,递到他嘴边。他倒是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只不过吞咽的瞬间神情就开始扭曲起来,好不容易咽下,爆出的却是王财中金光闪闪的武器。
“你是在愚弄本王吗?嘶……哈。”他吸了口凉气,移开细长的手指,嘴唇因辛辣蔓开纹理清晰的细红,出于恼怒而睁大的眼上度着氤氲的水光,一瞬间让我想到教会门口被陌生人触摸而炸毛的猫。真是不错的神情。
“请您息怒……正如您所言这确实是上等的菜肴,我相当喜欢,如果您不需要的话我就尽数吃完了。”
王似乎用异常复杂的表情看了我一眼。
不过这是实话。我汗如雨下地投入麻婆豆腐的大业之中。这可真是意外的收获,原来以为王只是心血来潮想要凭借奇异食物获得味觉以外的乐趣,没想到所选的菜肴却相当符合我的口味。简直是如同命运般充满恶意的巧合啊。熔岩一般的辣渗透全身。每次入口都能烧尽大脑的这种辣味,正是有价值的刺激。但是还不够、肚内还是没能得到满足。完全不够刺激……
“店主,麻烦再来五盘……”

回到教会以后,王一言不发地坐在自己的专属座位上玩起电脑,没一会便一声巨响。
我侧过头往起居室一看,原本好端端放在桌上的电脑已经变成了四分五裂的一堆碎片。
“怎么了,吉尔伽美什。”
“毫无建设的存在唯有毁灭一途……”
我想起先前王所提到的那些因为爱慕而提供建议的女性,瞬间明白了现象的根源。
“现代女性对于恋爱的态度更加主动并且花样百出,”我这样解释道,“哪怕和您所处的时代并不相同,也不要过于迁怒。”
“你是在小瞧本王吗?可不要遗忘了身为臣子的本分!这种不尽如意的……”
还真是没办法啊。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能够品尝到异地的美食是王所赋予的恩赐,所以……”我对,“等会外出的时候,我会心怀感激地带回符合身份的下午茶,作为未能让您用餐尽兴的还礼,还请稍稍忍耐一会。”
“越来越会说话了嘛,绮礼,”像是收敛了怒容一般,威严而高傲的神情又出现在那被世界所钟爱的神之子的脸上,“准许你。”
“那么接下来的时间……”王的嘴角又微微地上扬起来。
大概又是……
“我拒绝,还去采购晚餐食材。”
“是么,姑且一问你要做的是……”
“麻婆豆腐。”
“本王不吃。”
“哦。”
“你刚才是在失落吗?”
“没有。”
“绝对有在失落吧!”
“那王愿意与我一同进餐嘛?”
“本王要去玩赛车游戏了……”

……所以最终也就是这样了。
从第四次圣杯战争结束,已经过去了许久,战争的硝烟逐渐平息,灾难的痕迹被掩盖,久到连王,也因为没有像样的战斗转而沉迷于凡人的消遣的方式。就算是我,也不得不在和平的当下,找到一些新的乐趣。
不知不觉已经有三年了。
凛像是毫无阴霾地活在先辈开拓的未来里,用家族代代相传荣耀激励着自己的修行,偶尔还会将那把经由我传承下来AZOTH剑拿出来擦拭,每次因为看到父亲遗物而展露的柔弱神情都让我忍不住想要透露这柄剑真正的用途;卫宫切嗣似乎是一蹶不振,极少走出卫宫家的宅邸,对此一度守在门口想要再次和他决斗的我感到非常遗憾;间桐雁夜在战争之后再无听闻,虽然他悲运的一生草草落幕这一点实在令人不满,但擅长于符咒之术的间桐家似乎隐藏着更为有趣的际遇……
一切都在暗中默默衍生和发展,时间在命运初始之处开始轮转。

命运……吗。
教会内庭外的新绿穿过栅栏间的铁锈,在暖风中柔弱地摇曳。我笑了。
下一次圣杯战争降临之前,尚有许多需要准备之事。春日播下的种子在酝酿变成成熟的果实之后,又能组成怎样的盛景?
我无比期待着。
主啊,如果时间允许,请让这段有趣的准备期更漫长一些吧,也许日后终焉之时所能看到的景象会更加蔚为壮观。

tbc。
——————————
大家好,这里是冬木……虽然不是命运之地冬木市这个意义上的冬木,不过如果非要这么理解也是可以的~第一次写言金向的同人,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最近重温了FZ。感觉在看完fate系列的其他作品以后,对于当时的结局又有了不一样的感受,每每想到心中都会涌起复杂的情感,于是就有了这样一篇文。
大概会不紧不慢地更新吧。

小剧场——
麻婆:不吃麻婆豆腐会死。
闪闪:吃麻婆豆腐会死!
            吃麻婆/豆腐会死。(原本只是想用辛辣料理调戏一下绮礼,但是没想到却产生了反效果……)
麻婆:重要的事说三遍?


评论 ( 6 )
热度 ( 41 )
  1. 绮礼神父冬木 转载了此文字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