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天谕同人】浮生半世(炎天x流光)章七上part3

【章七】 消失的过往和不曾期许的未来(上)part3

“哈哈哈,”中年男子观之,反倒笑了起来,“若同行之人当真不闻不问,倒也是可悲。别说是她了,就连你那位性格冷淡的朋友都好几次忍不住偷偷出手。”

“不错,果然不错,不愧是烟紫级的帝社精英,你和你的同伴都是品行端正之人”一语罢了,中年男子收敛脸上神色,微微欠身,向阿易三人颔首道——

“在下悬空居主事傅东华,此先多有不周,还望见谅。”

“傅主事客气了。”阿易见状,也微微欠身还礼道。

“这是悬空居的准入令牌,”傅东华上前,将三块雕有龙纹的白玉令牌递到阿易手中,“如需调查资料,到悬空居东南角的藏书阁便是,那里放有神语书院的大部分拓本。”

“不过令牌必须录入身份方能有效。悬空居上下都有特定的法力屏障,派人引荐往往工序繁多。令牌内部附有和屏障同源的法力,录入身份后会进行识别,也会方便几位行事。”

“劳烦了。”阿易接过,将令牌交予怀里的落落以及在一旁的商辂,自己也将令牌来回翻看,确实隐约感觉到流动的法力。

“呵,规矩还真是齐全,”商辂把玩着手中令牌,掂量几下,似乎是感知到令牌内部的法阵纹路,语气里夹带着略有不快的嘲讽之意,“不过依仗区区法阵(罢了)。”

阿易侧脸看了看商辂神情,以为商辂仍旧不满傅东华未有招呼便要求众多的试练一举,连忙出声转移了话题,“不知主事可否告知如何才能录入信息?”

“血液或者发肤皆可。”

阿易点了点头,随即用匕首割下一段束发。落落则是在伞帽里掏了好久,才把藏得很深的蘑菇孢子掏了出来。落于令牌之上材料渐渐化为光粒。商辂没作言语,看了看两人的行径继而扬起左手,将淡紫色的流光魂力灌入令牌的法阵纹路之中,似乎也起到了相应的效果。

“不破不立,也是妙法,”傅东华看着商辂的手法称赞道。等三人令牌皆录入信息,他又友善地出言提醒,“便是可以了。”

“三位如今已有凭证,来去尽可自便。但还请顾及悬空居颜面,万事掌握分寸,”傅东华正色道,“如今天色将晚,我也须返回试练之地进行修炼,就不再作陪了。如是去藏书阁走这边台阶会稍微近些。”

“主事请留步,”阿易见傅东华即将离开,连忙挽留道,“我还有一事相问。”

傅东华转身,脸上是一副“但说无妨”的和善表情。 “不知黑帝的相关文献在哪里可以查询?”

闻言,傅东华的神色微微凝起,“你们此行是为了黑帝之事而来?”

“说来话长,”阿易点了点头算是应了傅东华的疑问,他看了身旁商辂一眼,继而说道,“(我的委托人是)流光族人,族中危难不日将至。黑帝与流光一族渊源颇深,许有机缘。想借此机会寻觅化解之法。”

“原来如此。”傅东华脸上显出了然之色,“确实,黑帝与黑帝神器的记载最为机要,书阁所录甚少。只是……”

“只是关于黑帝及其神力,悬空居的资料也并不比官方记载多多少,”说到这里,傅东华的神色竟然有了难以言说的复杂,“悬空居一直镇守百余年前黑帝遗留下的神器黑曜石之镜,与之相关的研究和分析也始终未有停步。只是每当探究神器的力量本源之时,调查都无法深入。当时也不是没有人员暗中调查,但都无一幸免地被抽取了相关的记忆。抽取记忆之人生活无恙,只是关于黑帝神器的记忆都只停留在了关于本源的记载之上。所以悬空居长期以来也只能监测神器,不断巩固法阵,防止异动发生。”

“据载,黑曜石之镜虽有水纹波动的力量,但更多乃是一种波澜壮阔的变化之力。许是因为黑帝的力量本源并非是水,而是另一种力量的缘故。”傅东华这样说着,“我主管居内生活事宜,所知晓的也仅此而已。兴许学馆的修士们了解更多,不妨去问上一问。”

“多谢。”阿易道谢,一边向商辂示意。商辂蹙眉,微微颔首,认可了阿易的判断。

于是阿易商辂在询问地点后也便出发,向傅东华所说的学馆而去。

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寂静。

“怎么?”阿易见商辂神色凝重,便率先出言问道,“还在想试练一事?”

商辂默默地瞥过一眼却又极快地转移了视线,略有不屑地说,“那个?呵,还不至于。应下之事又何必管他人是否在意。”言罢,又不禁意的勾了勾嘴角,像是有些许自嘲之意。

“令牌中有束缚法阵,”商辂紧接说道,不等阿易反应便将话题引入了另一个方向,“先前还当悬空居的人两面三刀,何等虚伪。如今看来倒是另有隐情。”

阿易不明白商辂此言究竟是何用意,前一句像是否认却暗含不满,而后又言及正题似乎不愿再提先前之事。不过不管怎么说,商辂的有所回应总比开始之时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来得好,也许经历此前,种种纯粹利益交割的雇佣关系已经打破壁垒,也许自己和商辂如今也可称之为朋友。想到这里,阿易不禁微笑,也就顺了商辂的意一路说了下去。

“帝国机构,机要之地,多加防范本就应该。我未曾料到这般背景,悬空居的修士在研习法术方面建树甚高,即便如此也无法深入展开神器力量本源的调查……不过也是一条线索。”

“哼,那个女人。”商辂不明意义地说着,脸上的表情依旧高深莫测。他望着面前的石阶蜿蜒向下,仿佛遥望一个不曾期许的未来。

“总会明白的。”阿易如此应道。

总会明白的,无论是消失了的过往,还是被掩藏的真相,一切都会有开诚布公的一天。

流光一族、黑帝、五帝圣战、荒流、魔,时间跨越近百年。如今的一路行程,不同的人和事因某种共通的联系而相互串联,曾经晦涩的暗潮涌动在无人知晓的未来里,解答或许可期。
--------------------------------------------------------------------
章七(上)总算写完了,接下来就是去黑帝祭坛探究真相外加刷迷雾沼泽附近野怪了。
ps:之所以让蘑菇来悬空居其实是本人的怨念,因为当时不知道竹茹红花是日常任务,每次只买一朵,然后就坑爹地来回跑。恩……蘑菇的怒吼就是我的心声。(其实也有让小蘑菇当阿易和商辂女儿的想法~毕竟是卖萌担当~)

评论 ( 4 )
热度 ( 7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