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天谕同人】浮生半世 (炎天x流光) 章七上

章七 消失的过往和不曾期许的未来(上)


“既然决定去找黑帝,还是莹川郡的平海镇比较好。那里是玄水教徒的聚集地,具有帝国最大规模的黑帝祭坛,”阿易这样说着,“想必能找到你所需要的东西。”

“不过这两个地方相隔甚远,要过去得备马。”

“呵,又何必如此麻烦。”商辂眉目一挑,手上就凝起虚浮的空间粒子,一副直接传送过去的架势。

“等等,你这样……”阿易按住商辂左臂,“流光秘术使用起来也不是无所限制的吧。”

商辂默默看了看阿易的手,将视线移到他的脸上,那是鲜明的、静默却又认真的神情,言语间充斥着无微不至的体谅,还真是符合那个人一贯的作风。商辂讪讪地收了手,装作面无表情地丢下一句,“这不劳你费心。”

“没办法,毕竟想要普及传送阵也得等完成了你的任务,拿到你手上的流光卷轴才行。”阿易看出了商辂的让步,微微笑了出来,难得地开起了玩笑。

“苏澜附近就有马匹销售点,是砥石商人进来混血马,不会让你失望的。”


商辂不知名地感到有点恼恨,自己好像越来越难以拒绝阿易的提议了。眼前这个有着暗金色长发的男人,似乎特别擅长把情绪沉淀下来,尽心为别人考虑,即便是刻意的百般挑剔也很难找出漏洞。以前的那些帝社派来的引导者,稍作刁难便有百般不愿,甩拉下脸色或者表露出受伤的姿态,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不经意地随意摆出一副高傲的、理所应当的受害者形象。阿易这个家伙又有什么特别的呢?说到底一路以来经历的,和那些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说更加恶劣也不为过,当时在伞村的那些话已经毫不留情地撕开了脸面,商辂都已然做好重新换人的准备,但阿易却又收敛情绪,将事态收归于平静。至于在灵墟……想到这里商辂恼恨的心情又强盛了几分,谁又准许这个家伙随意说出豪言壮语,许诺未来,然后再施以抚慰性的拥抱的?

商辂看透却看不懂阿易,但是并不厌恶,所以也就越来越难以拒绝。

温柔的力量在于以柔克刚,水滴石穿。

饶是商辂这样桀骜挑剔的人,也不得不承认阿易是一个优秀的引导者,一个不错的家伙。


其实要说阿易长得有多么超凡脱俗英俊洒脱,那倒也是没有的。这个人和他的气质一样,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类型,暗金的及肩中发在颈脖处用简易的饰带束着,安分地垂在挺拔宽阔的后背之上,额前碎发不过眉眼,虽比同期学员长上几分,但也整齐爽朗。那双深褐色的眼没有少年人的清亮,却有股似乎经历了风尘的深沉感。右眼眼角的那道不鲜明的斜向刀伤单看会显得有些阴鸷,不过阿易眼角透出的坚忍,将这种略带负面的印象扭转成了类似于勇者勋章一般的存在。他的身上没有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因而不会让人觉得张扬冒进,他的经历都凝成了他内心最深的忧虑,他不动声色眷顾着身边的一切,这种潜藏的热忱又变成了他身上最馥郁浓厚的魅力。

所以即便是脱掉了炎天帝院三阶教官的军服,换上批量生产的帝社制服,普通的灰白夹克、普通的深灰色长裤以及普通的黑色马丁靴,放在阿易身上好像就不一样,好像就有种优质到蓬荜生辉的感觉。

商辂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流光一族不乏美人,他默默穿行于大陆几百年,皮囊好品行好的也不是没看过,不过这世间存在的一切在灵魂寂灭以后又能剩下什么?为什么他会觉得像阿易这样一个让他看透却看不懂的人很有意思呢?


“不过你骑过马么?”阿易突然意识到这样地问题,转头问道,同时也打断了商辂漫游的思维。

“不会。”商辂冷着脸,一边不动声色地掩饰自己的心绪。

两个人都沉默了,寂静的气氛横亘在中间。

阿易轻轻扶住了额头,即便是千般打算百般心细地去考量问题,难免也还是会有所疏漏。该如何……

“先生,先生!落落不懂,为什么非要骑马呢?”一直默默看着两人的落落,趴在阿易的肩膀上,突然歪着头发出软绵绵的声音,打破了僵局,“炼金药剂不行吗?”

“炼金药剂可以做到传送的效果?”阿易有些惊讶,这似乎超出了他对炼金术的定义。他一直以为炼金是对材料的提炼和转换,通过融合淬炼使物品发出更高的效益,没想到高阶炼金术竟然能和工匠技师的压缩传送通道媲美?

“单凭炼金师肯定是不行的啦,”落落否认了这样的认知,一边从阿易的肩膀上跳了下来,肉乎乎的伞帽左右晃动,“不过要相信落落,落落有办法!”

“定位是工匠先生的本领啦,不过炼金术可以促成压缩传送道的形成哦~还好之前落落找隐士先生要了好多定位点坐标,所以现在……”小小的仙菇族摇摇晃晃,一边用小小的脚印踩出还算是标准的炼金矩阵,一边认真地解释着,“现在只要将材料放到合适的位置,将炼金术和定位点坐标结合就能制成简单的压缩通道了。”

“虽然会有一点点小误差……”落落小声地补充,像是做贼一般飞快地把这句话念了过去,希望那位看上去就很严厉的黑衣服先生不要介意,也好在商辂确实没有在这样一点上逗弄她。落落松了口气,接着看了看阿易,“先生先生,位置!位置!”

阿易点了点头,上前把记忆的地点输入到悬空的三维点坐标里。

落落很开心地笑了,“这就差不多啦~等一会就能好了!”

阿易看着很小只的落落在面前忙前忙后,其实心里有点遗憾于炼金术的适用范围,不过大概是明白了落落的意思,炼金术最终还是只能产生激发或者转换的功效,工匠技艺才能将材料进行组合创造,不过炼金术却能在没有工匠师存在的情况下促成材料的组合,这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思路。如果以后商辂真的能够把流光一族的名为“魂诀”的空间转换卷轴拿出来,结合炎天门人的火石技艺,以及工匠师与炼金术士的本领,也许真的能够研制出贯行整片大陆的传送通道。那样……阿易不着声色地看了一眼商辂,他也会轻松许多吧。


“这就好了!”落落一边喊着,一边把阿易和商辂拉进炼金矩阵。工匠铭文在通道四面亮起,转瞬间,三人的身形就都不见了。


商辂环顾四周,淡淡的云雾簇拥着白玉雕饰的建筑,其间苍翠点染,再加上居高胜寒的地势,将帝国的大气磅礴和高贵彰显无余,但无论如何这都不该是祭坛应有的样子。信奉魂界女王并常年接触祭祀事宜的他转念一想,便不难推测出此间疏漏,这显然是仙菇族的炼金术出了问题。

“黑帝祭坛长这样?呵,还真是相当奢侈……”商辂的尾音微微上扬,眼神却带着肃杀的寒意。

“噫……”落落在商辂友善的目光下抖了抖,一点一点挪到阿易的身后,眼里已经泛起了水光“……怎么会这样,落落已经很努力地消减误差了,呜……”

“等等。”阿易将手落在商辂的肩膀上,安抚地按了按,截断了商辂的话题。他看着不远处几位身穿月白镶金文袍的弟子,思索片刻,心下便有了结论。

“确实不是黑帝祭坛,”阿易回过头看向全身上下散发着不悦气息的商辂,眼底透出不紧不慢的笑意,“不过也八九不离十。”

“哦?是吗?”商辂眯起了狭长的丹凤眼,嘴边发出意味深长的声调。

阿易轻轻点了点头,转过身,将视线转向三人眼前辽阔的场景,青山远黛、云雾缭绕。

“这里是悬空居。”


“悬空居?”商辂用冷淡的声音低低地念了一遍,眼神不经意地瞥向阿易,语气里透着等待解释的高傲。

但在阿易看来,这样的言辞未免带了些疑惑。对于大陆上形形色色的地点,商辂的了解可谓是少之又少。商辂久居碎光谷地,又被魂界女王勒令不得擅自现迹人前,想必即便能在大陆上四处行走执行使命,能够了解的地方也极为有限。他此次出行,在帝社发布指导任务不也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吗?为他答疑解惑也正是自己的职责之一啊。

“是的,”阿易默默笑了一笑,“悬空居是神语书院的分部,也是莹川郡地势最高的帝国机构。不过它广为人知的工作是——检测黑帝神器的神力流动。”

“早年,玄水教徒依据黑帝意旨定居平海镇,历代祈福祭祀,也确实风调雨顺、生活安乐。不过后来经前代玄水祭祀的注意,发现这里之所以适宜生活,乃是有神力护佑之缘故。后来这个消息被云垂皇族知晓,帝国便派人在高处修建了悬空居,力图在不影响平海镇生活的基础上加强对于神器力量的观察。”

“悬空居与黑帝祭坛实为一线,一个在高,一个在低,说来也不过是垂直距离上的差异。所以要说定位,估计也是没错的。”阿易解释道,一边看向落落用眼神鼓励了几分。“其实对我们而言,悬空居可能是更好的选择。黑帝祭坛守卫和所在人员多为玄水教信徒和高级祭司,一般人想要进去难免引起纷端。而悬空居是帝国机构,我的帝社身份多少能够方便些许。更不要说这里作为神语书院的分部,各个门派的秘技典籍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记录,再者这里又直接监测黑帝神器,想必有关黑帝的信息不在少数。”

“你的意思是……”商辂尾音上扬,好看的眉梢也轻轻挑起,语音里不免带上了些调侃,“这还成了天定的好处?”

“啊,”阿易听出来商辂故意为之的语气,不免觉得好笑,便发出一声短促的应和,“说不定确实如此……”


话音未落,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响。


“贵客驾临悬空居,有失远迎,不知两位有何贵干?”来者不紧不慢地穿过云纹石阶走了阿易两人面前。

阿易暗自打量,眼前的中年男子穿着月白长衫,而袖口和领间的纹饰却比先前的悬空居弟子要细致繁复了许多。此人样貌看上去已近不惑,但声音在温厚和善之余透着一股旷达之气,神采风度也不似常人。阿易向商辂递去一个眼神,心下却已经是有了计较。


“您好,帝社成员阿易,”阿易从机匣里拿出自己的腰牌,一边说着,“因执行指导任务前来此地。”

“恩,原来是帝社指导部的引导者,”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看来这一位就是你的任务对象了。”

“是的。”阿易点头。

“你们需要怎样执行任务?”中年男子沉吟片刻,还是没有交代自己的身份,反而问起阿易的来意。

“可能有冒犯之处,请见谅,”阿易稍稍犹豫一下,直接了当地交待来意,“我们想要调查黑帝相关文献。”

其实这种要求确实是有些过分,帝社指导部的职能范畴是带领冒险者熟悉大陆境况,然商辂的任务要求特殊,不仅仅是要了解帝国各类生活机构、不同城市地形地要这样简单,很多时候已经触及到了帝国底线,直面那些最不能够直接展示于人前的机密内容。可以说这都是些,只有帝国内部人员、获得皇族应允才可以名正言顺地调查的东西。虽说阿易是帝社成员,先前也有炎天帝院三阶教官的身份,不过毕竟帝社指导部是帝国的外围机构,更不说阿易的调令实质上是刻意而为之的贬职,要调查这样的机密政要,未免僭越。尽管黑帝存于传说,五帝圣战的年代也过去已久,但是余威和后韵依旧留存于现世。对黑帝的调查也必然会牵扯众多,甚至影响未来的发展。这些阿易也知道,他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倒也不是不可,”中年男子微微笑着,没有忙着拒绝,“指导部能到烟紫级别的精英想必也是不多吧。”

“那么,先生有何吩咐?”阿易会意,明白这是对方的让步,于是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那你帮悬空居做几件小事吧,”中年男子意味深长地安然浅笑,“最近的弟子似乎有些偷懒了。”

“麻烦你先打扫一下花圃吧。”

“我明白了,”阿易点了点头,向商辂示意往花圃方向走,不想却被中年男子拦下。

“你一个人做就好。”中年男子笑了笑,言语间却也不像刻意刁难,反倒有几分考验历练的意思。

阿易不恼,颔首向商辂说道,“你和落落现在这里等我,很快就回来。”

“……”商辂烟灰色的眼眸从中年男子的身上晃了过去,然后落在阿易的身上,定定地看了几秒,才从鼻腔中哼出一个淡淡的“嗯”字。

阿易在心里默默地有了些笑意,这样的反应对于一直冷淡高傲的商辂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乖巧的了,不知道他刚才想到了什么。不过,这样就好。想比起商辂在灵墟的状态,急切的得到需要的答案也好,解决族人的生存问题也好,桀骜却孤独地面对眼前的世界也好,这样的反应已经足够有人情味了。

阿易一边想着,一边转过身,去库房拿了园丁铲,再向悬空居下层西南角的花圃走去。

“先生加油!”矮矮的小蘑菇晃着脑袋,有点担心地喊道。

“嗯。”阿易回过头笑了笑,又看了一眼驻足原地的商辂,看到他脸上并不鲜明的表情,以及并未转移的脚步。

这样就好。

——————————————————

拖更到现在,实在抱歉亲爱的们,最近材料多到忙成狗,还有三篇小论文两本读书笔记没写完我也是醉醉的。只能稍微先放一些啦(ಥ_ಥ),最近更新先暂停一下,一切等期末考结束以后再说吧,到时候想补番外我也写_(:з」∠)_

爱你们~


评论 ( 7 )
热度 ( 5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