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天谕同人】浮生半世(炎天x流光)章六

【章六】与黑帝的过往


震地手雷L704  X2

棱状三角刃X3

黯诡雷驱动装置【及引爆钮】X1

寒性火药 3KG

烈性火药 1KG

改装版寒性黯诡手雷 X1

改装版烈性黯诡手雷X3

穿云弹匣【32支装 剩余8支】X1

震荡弹匣【32支装 剩余12支】X1 

炎光傀儡组装压缩版X4

利刃傀儡升级用芯片X2

散弹枪筒零部件 若干

军用多重压缩胶囊X2

神机【左轮瞬发手枪】X2

鬼械【非自动狙击用燧火步枪】X1

多功能军刀X1


随行笔记X1

帝社腰牌X1

惊鸿令X1

引导任务灵石【当前使用】X1


矽人之泪珠X1


简易调料包X1

面粉500g

高级压缩饼干 若干


备用衣物


阿易拿着羊皮纸,在平整的林间溪石上记录清点着自己随身携带的装备和物品。

商辂在一旁看着,他一只手支着下巴,并不鲜明的日光照出他苍白而鲜明的骨节,树木间隙的斑驳阴影零星地落在滑落于肩头的黑发上。他瞥了一眼,烟灰色的眼眸流露出的大概是近乎于无聊的心情。他转了转眼睛,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嘴角隐晦地勾起一个弧度,再开口已是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就这些?”

“嗯?”整理行装的阿易轻轻应和一句,出于商辂语气里若有若无的疑问,才将视线从手中的羊皮纸上移开侧脸看过来。

“那个……不算上?”阿易顺着商辂修长的手指望过去,落落正在树根下挖掘着炼金必备的千针菌,巨大的伞帽微微扬起,随着落落采集的动作一浮一顿地摇晃。小小的蘑菇还自得其乐地哼唱着某个不知名的欢快调子,洋溢着天人无忧的感觉。

“哈,三斤储备粮。”商辂又看了一眼,恶劣地开口说道,还特意放满了语速,在“储备粮”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咿?!”一直在树根之下抖动的伞帽闻言突然停滞了动作,小小的寒战从伞帽左边边缘过电一般荡到右边,上面白色的斑点花纹都有要憔悴变灰的趋势。落落小心翼翼地看了过来,却被商辂那和善的表情吓得一下摔倒在地上。它轻轻挪了几步,看商辂没有反应,接连几步连跑都顾不上了,滚了好几圈一下跳到了阿易的怀里。看来这位从伞村走出来的小小炼金师还不熟练商辂时不时的玩笑和捉弄,每一次都是一副担惊受怕、泪眼的模样。

“……”阿易看着商辂偶尔恶趣味的举措,近乎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不赞成但也没有鲜明地横言指责。阿易拍了拍落落,示意她不必恐慌,一边跟商辂说道,“是我耽误了,如今的行李装备比我先前来时增减了不少,我有必要核对一番。”

“已经清点得差不多了,抱歉,我们这就启程。”

“要走了么?”怀里的落落用不被发觉的语调轻轻地发问。

阿易点了点头。

“可是先生你不是还很累吗?”落落突然有些生气起来,“落落很担心哦,先生还偷偷地用绛心草做的炼金药品提神我也都看到了!”

“是吗。”商辂身为流光族人,对于灵魂波长有着前所未有的敏感,自然是听见了这样的发言。他没有再调笑小小的仙菇族人,脸上轻薄的笑意也收敛起来,而是略加凝重地看向了阿易。

“不碍事,你的事要紧,”阿易示意商辂不必介意,“去黑帝祭坛吧。”

“……明天再走。”商辂定定地看了阿易几秒,又极快地转过身去,留下这样的决定。

阿易也静静看着商辂的背影,这是两人相遇以来,他第一次猜不透商辂的心思。他一直觉得商辂是一个冷傲的人,不屑于去流露出关怀或者体贴这样的情绪。以商辂曾经的经历,也注定了没有必要去对别人……这般。反而是自己,无论是出于对方任务对象的身份,还是将其作为一路同行的伙伴,自己都有照顾和体谅的必要。如今立场颠倒,反倒有点不习惯。

“好啦,先生快点休息!”落落拉了拉阿易的衣袖,“就算是落落,也会保护先生的。安心!安心哦!”

“嗯。”阿易这样应答着。


等阿易和衣醒来,已经是月上中天了。

桃花林的四周弥漫着暗粉色的气息,夹杂在桃花清淡的香气里。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落落不知道去了哪里,商辂……大概在不远处。


是子时了,阿易计算着时间。从灵墟出来也有将近半日了,为了适应新的生活和工作模式,这几天一直一路奔波,连续的思量和冒险活动也确实称得上高强度。若不是落落提及,以自己如今的状态也许真的架不住啊。

阿易又盘算了一会,正好有时间,不如做些点心,当作干粮带走也是好的。

正好四周桃花盛开,淡淡的清香散漫在鼻尖耳后,就做桃花甜饼吧。


用石块搭建出简易的窑炉,压上一块薄薄的岩板。空隔下面堆了柴火,用火石点燃。和着山泉水,和开面。桃花花瓣伴着砂糖打出桃浆,灌在面团中央,继续揉面。拽出小面团,按压成半团状的面饼,平铺在刷了植物油的岩板上。最后在圆形面饼中央点上桃花花瓣。

等火的热度透过岩板,将面饼热到膨胀起来,透出浅浅的金黄色。


阿易看着火候,差不多了就用水熄了石炉下的火焰,等刚做成的桃花饼散去表层炙热的温度。

渐渐降至常温的桃花甜饼透出微微的香气,在夜间的郊区山林轻轻地飘散,与桃花本身清淡的暗香混合在一起,变成一种奇妙的吸引力。

“唔!好香呀……落落闻着都饿了……”落落揉着惺忪的眼,从某个不经意的角落“碰”地冒了出来,“咦!!是先生,你醒啦!睡得好吗?”

“嗯,”阿易将一块桃花甜饼递到落落手里,“你知道商辂去哪了吗?”

落落歪了歪头,巨大的伞帽也顺势抖动,扬起小小的弧度,“……那个人一直在远远的树上哦,是不是也在休息呢。”

“我去找他。”阿易温和地说着。

“嗯!!”落落捧着好看的桃花饼点了点头。


听落落说商辂有可能也在休息,阿易顺势就从军用多重压缩胶囊拿了件披风出来,本着看望的心思去看了看。


阿易攀上高处,见商辂正一言不发地坐着,望着不远处的黑帝神像。商辂乌木般的黑发随意散在肩头,在夜风轻轻晃过的月光里流动着安静的银色。鸦尾翎拥着他的脖颈,冷清的月光越过木叶点在他高挺的鼻梁上。而他那白玉浮雕般的侧脸却没有什么鲜明的表情。商辂这样的姿态与阿易第一次见时的有几分相像,桀骜又冷淡,但是那份漠然的态度倒是消减了不少。阿易看过去,商辂的峰眉入鬓,凤眼半阖,修长的手指又似有似无地点着屈起的膝盖,仿佛若有所思一般。

“嗯?”商辂没回头,以熟稔的态度发出不紧不慢的鼻音,像是已经是察觉到了阿易的到来。

“不休息?”阿易敏捷地跃过错杂的枝桠,到商辂旁边并排坐了下来,也没有作多余的客套。

“呵,”商辂的语气是阿易已然熟悉的冷淡,“没必要。”

“郊外起风了,就来看看,”阿易没有在意商辂的语气,随意地说道,“我还带了点心。”

“你倒是习惯操心…”商辂瞥了眼身旁阿易手臂上挎的披风,便明白了阿易的来意,所以不经意带了些嘲讽的语气。但大概是又想起了先前灵墟的种种事件,他的脸上难免呈现出些许复杂的神色。他薄唇开合几番,还是收敛了接下来的言辞。


桃花甜饼商辂拒绝了,流光族人以法力流转为生,无需寻常饮食休息。

阿易又将披风递过去,商辂犹豫片刻接了过去,不过也没有披上就是。


宁静的气氛衬得暮蓝色的天幕有些廖远,淡淡的星盏零星点缀着,有风轻轻吹过。

“我听说黑帝从黑水世界而来,带领玄水教信徒和汐族一起建造了滨海城市苏澜。”阿易淡淡地开口,貌似不经意地提起有关黑帝的话题。

“虚假的说辞。”商辂冷淡的眼眸波澜不兴,言语间透露出的是对黑帝传说的熟悉以及自己不屑一顾的态度。

“这是你前行的原因?”阿易侧脸看向商辂,眼里透着温和的询问。

商辂颔首沉默了些许,按照往常他一定是不屑于搭话的。但许是今夜气氛太好了,所以他不由地比往日多说了几句,“仁慈的黑水女神,这样身份说起来还真是光明正大……可惜只是制造声势的伪装。”

商辂一边说着,一边用法术凝出一柄黑曜石材质的镜子,“流光秘术。”

阿易看着有点眼熟,似乎和当时在苏澜帝社看到的文献资料里有相关记载,连忙他拿出自己随行笔记,翻阅对比,才发现这样法术和黑帝神器黑曜石之镜有八分以上的相似度。

“难道说黑帝与流光一族……”

“她抛弃了魂界女王的身份,为了赢得五帝圣战。”商辂依旧不闲不淡地说着,明明是与自身切实相关的问题,却显得异常漫不经心。像是因为常年的愤恨而磨灭了最初鲜明的情绪,只剩下执着的意念。

阿易难免感到惊愕,其实关于百余年前的事他不愿意深究,可是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消息被掩埋在历史之中吗?阿易细细一想,五帝之间,白帝将驭剑的武术之道授予了光刃门人,赤帝将火石与机械的知识留给了火文明遗族和炎天门人,青帝将灵界契约和星辰之力分别传承给灵珑一族和玉虚门人,黄帝则将中和之力和绝对守护的意念授予了圣堂门人。唯独五帝之一的黑帝将自己驭水术传予了玄水教信徒,没有自成一脉体系。况且黑帝以变化之力著称,却并非以涌水的能力位居五帝,确实是有线索可循。不过即便是这样,也不至于……阿易看了一眼商辂,眼前人的神情在平静之下着透着无限的凝重。……又何至于演变成如此现状?

“流光族人常年隐居大陆空间边界碎光谷地,守卫留存下来的灵魂卷轴并监管魂界动态。但作为灵魂的审判者,不得在云垂大陆上显露身形。那个人定下的规定,”不等阿易理出思绪,商辂冷淡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所以流光从人界带回濒死的灵体,都必须运用时空法则,避免被人察觉。”

“!”阿易听到这里才算明白过来,原来这才是流光族人在大陆文献里记载甚少的根源,也难怪商辂想要去寻找黑帝。背负着使命和职责,却无法被付出的群体承认,甚至连信仰的神明也因为种种原因隐藏了身份。难怪商辂之前在伞村和灵墟,对于灵魂审判一事表现出如此鲜明而矛盾的态度。

“那你……做何打算?”涉及到如此深远的事件,即便是阿易也难以开口说上几句安抚性的话语,只能默默地转移话题,问一问未来行程的打算。

没想到这样的问题却换来商辂饶有兴味的勾唇一笑。

“这不是得问你吗,我的教官大人。”商辂这样说道,烟灰色的眼眸带着点调笑的神色往阿易这里看过来,消尽了之前沉重的话题带来的阴郁神色。其情绪转变之快实在令人感慨,阿易想了想这大概是源于商辂深藏的心思执念太重,而表露太少的缘故。

“我尊重你的意愿。”既然商辂兴起了调笑的态度,阿易也便就中规中矩的回答着。

“哦,是吗?”商辂的峰眉微挑,意味深长地说,“不能放弃每一个人的悲悯之心,无聊而可悲的热血精神,嗯?”

阿易知道商辂又在暗指夔武极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不免有些窘然:“毕竟人也只能做到可以做成的事,我尚且觉得还能顾及到对方心情,才有了这般作为。要说拯救世界,实在没有这样的想法。”

“呵,(这回答)还真像是你的作风,”商辂说了一句,又很快地接道,“你这样的灵魂,完全不符合人类成长的规则,存在于世简直是异数。”

“我叛出族门,也就是为了给流光一族正名,于帝社发布任务更是如此。等找到黑帝传承者,就令她定下放任流光族人的契约,赋予流光存在于世的理由。她若不允,哼……我当然也不介意不择手段。”商辂站起来,凝视着远处的黑帝神像,语出不逊。但他却又将语调一转,“但你一定会阻拦。”

“是。”阿易正色。其实阿易已经明白商辂的承前启后,也早已发觉对方态度已和最初时不同,所以耐心等待着下文。

“我至今不相信你可笑的理论,灵墟只是个再明了不过的意外……”,商辂语下明确,“不过用你那可怜的举措来消减沿途的无趣,想来也足以弥补不能威逼利诱黑帝传人的遗憾了。”

这已经是商辂能够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他可以任由阿易带着他去寻求为流光正名的方法,找到一个可以使双方都能满意的万全之策,避免用残忍的方式威逼利诱,但是这样的前提是阿易确实能够完成这样的任务,如果连阿易所谓的万全之策也无法作用,那么他还是会按照自己的套路来,以达目的。

这样的让步也是基于先前阿易的种种态度和反应,甚至可以说商辂已经认可了阿易作为任务引导者的身份,才默许了两人的一路同行。

“嗯。”阿易笑了笑,他明白商辂的退让,自然也了解商辂那份夸张的语词中包涵的、对于这段时间自己言行的认可。

阿易收整了自己的行李,拿出做好的桃花甜饼,再次问出这个问题,“要尝尝么,现做的。”

“是嘛,”商辂想了想,默默接过,优雅地咬了一口,“确实不错。”

“你喜欢就好。”阿易这般说道,他看了看微曦的天色,说道“天亮了。”

“那么……”商辂手下张开空间裂缝,“也该走了。”


夜色渐渐退却,日光从东方穿过林间透出细微的亮度,鸟鸣声从带有暗香的桃花林里传出。这样一个意料之外的夜晚很快就过去了。但是其间的印象,无论对于他们哪一个人都可以谓之深刻。

——————————————————————


啊第六章终于写完了……这一章看星星看月亮刷了一下好感度,也顺便介绍一下世界观和商辂出来游历的理由哟~~~

望各位看官享用愉快!


Ps:本作私设“黑帝=魂界女王”,黑帝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展露身为魂界女王的身份,这一点后面也会讲到哟!

Pss:另外因为作者君目前大三打算考研,所以日常时间比较赶,所以本文暂定为月更哦~


谢谢各位的支持和喜爱!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
热度 ( 8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