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天谕同人】浮生半世(炎天x流光)章四中

【章四】灵墟除魔(中)

作为森林的废墟,灵墟有着一种潮湿而苍凉的美感。盘根错节的树木根茎和隐藏在绿苔之下的石台,沿着蜿蜒曲折的道路延伸。

安静,就是太安静了。

结界之外,即便气氛凝重,至少还是有风透过厚重的枝叶流动。这里却静得像是要窒息一样,风似乎静止了。虽然枝繁叶茂远胜外界,却好像从内部开始腐烂,满溢着死气。


“小心。”阿易环顾四周,对着身后的商辂说道。

商辂不作一言,起手便是一个优雅的弧度,影子般的幽光沿手指挥动的方向落下,像凭空出现的薄纱轻柔地覆盖上去,再是紧紧聚合缠绕,束住了隐匿在树木阴影里的狐猴。

“可恶!擅闯的人类!兽王会给予你们惩罚!”尖嘴猴腮的兽类发出类人的尖利声响。

“呵。”

商辂发出一声轻笑,左手凭空拂过,黑色的烟雾从地底漫起,笼住林间大大小小的角落,光华沉默地爆裂开来,一瞬间“嘎哇!”“吱嘎!!”的尖叫声在森林支路上接连着起伏闪现。湮灭危机,一切很快陷入了真正的静止。时光的痕迹停留了之前群兽肆意狰狞、撕裂张狂的姿态。

这就是流光族人独有的特技,以灵魂为界的时光秘术,灵魂之禁。


商辂快步走到了阿易的前面。像是迫不及待地去验证之前的论断,加快着脚步,只留下一个清冷的背影。逆着日光,阿易看见了他的眼神——那是和先前同样的悲悯与空洞。仿佛在无声地强调自己有关于善恶的决断。

恐怕他先前说的那些也无法真正说服自己吧。那个人的内心正孕育着浑沌的揣测,不断地在天平两端不断徘徊……既然如此,就先由着他来吧。阿易将口边一句“太莽撞了”咽下,转而抽出腰侧的震地手雷L704,握在手里。

算了,出了什么问题,自己也总是能护得住的。

阿易这样想着,也放快步速跟上商辂的进程。


不知觉石台已经延伸到了尽头,商辂也因为无路可循而停下了脚步。阿易向前探勘,自己所处的石台停留在遗迹某高处的悬壁之上,远望能看见森林神殿在树木中层层掩映中的轮廓。

嗯……应该有下去的方法。

阿易回头,参天的树木两侧散发着微微的荧光,上面印刻着陈旧的古老文字。巨大的空心石盘,法阵,树木……按照垂直运输距离和载人面积的计算,这里应该就是宫殿建造时设计的升降台。两边的荧光法阵是开启升降台的机关,不过大概不能由一个人开启……没错了,下面一定有通向神殿中央的道路。

“商辂,这里……”

阿易回头呼唤却见商辂从颈间拿出银链串成的饰品,吟唱起不知名的法文,手掌中饰品则慢慢延伸变成了一柄浮空的锁镰。

“引”。商辂握住镰柄,顺势一斩。

阿易和商辂身上浮现了淡淡的乳白色光华,透明的立方空间法术随即将他们传递到了石台之下。


一道沉重而古老的大门展现在眼前,看来应该是神殿入口了。

大门的一角堆积着一些青灰色的包裹,灰白的骨架散落于旁。阿易走过去看了骨架一眼,接着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些发黄的纸页,记载着有关灵墟异变的情况。看来这大概就是那些前来调查的怒麟驱魔师,却在这种环境里不幸殒命。用生命最后的力量记载下宝贵的信息。

“兽类本能的破坏冲动,魔气…污染,神器……后来之人请务必小心…尾……”不等阿易看完记录本上的内容,商辂已经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沉重的门扉。

“等……”

“吱呀”。古旧的门扉发出沧桑而诡异的声响,门扉之后的殿前石室幽暗不明。从商辂踏进去的第一刻,鲜红色的纹路在两面石壁上亮起,紧接着中央法阵隐晦地闪过一道幽光。阿易眼光一扫,疾步冲到商辂身前,搂住他的腰带着他向后闪去,顺势将手中的手雷掷出。震地手雷在狰狞的黑影面门前炸开,一声哀鸣响起,扑来的黑影已经落在了几米开外。这时二人才发现,那是一只巨大的青狼。被青白色的皮毛覆盖了全身,前肢末端还露出锋利的爪牙。

“饿……”

青狼爬起来,布满利齿的口中挤出几个类人的短音。它顺应本性地盯住了眼前的两人,一瞬间兽瞳里闪过贪婪的红光,像是找寻到了感兴趣的猎物般,伏低身体,凝聚了身上的蛮力向他们直直冲撞过来。阿易见势,极快地摸出弹匣里的手雷,连弦也没有拉开便丢了过去,手雷以刁钻的位置飞向青狼,那青狼挥掌想要拍来这碍事的玩意儿,不料阿易抬手对着手雷便是一枪,手雷轰然引爆,巨大的冲击将青狼生生掀翻在地。


“灵魂之禁对之无效?”阿易趁机低声问向商辂。

“……呵,”商辂果断挥出往生无门,尾端漆黑的锁链将野兽紧紧绞起,“魔气如此之甚,怎可能压制。”

看来以自身法力为代价的流光秘术也有一定范围和力度的限制,灵墟之内的普通野兽倒是没问题吗?阿易心领神会,那么只好先将这只利爪贪狼打击至虚弱状态了。

阿易趁势将准心对准了青狼的眼,两发震荡弹打了过去,擦过其鼻梁没入眼眶。利爪贪狼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剧烈的疼痛使它的攻击变得更加狂乱而野蛮。“哼”,一旁的商辂手间拧转,一个旋身,手里往生无门的锁链便轻松制住失控的青狼。他看着青狼颓靡却故作顽强的模样,不由得嗤笑。轻抬左手,浅紫色的光华聚拢在苍白而修长的指间。顿时青狼身上经由镰锁造成的伤口近满溢出青白色的生命之力,像是被抽取一样直直落入商辂手中。看准这一时机,阿易再是配合着反手将四把短匕钉入野兽的关节。青碶丧失了行动能力,精疲力尽地倒下,只能在地下苟延残喘。

就在这时,两面的墙壁却突然接连亮起,中央法阵荡出阵阵波痕。猩红色的光芒下青碶像是又恢复了一般,从地上站立了起来,甚至反应更加敏捷。它前爪匍匐,后肢施力,腾跃至半空之中。锋利的爪牙闪现出与刀刃一般森然的白光。

“可恶,撕碎你!”类人的声音回荡在石室里。

当阿易发觉盲眼青狼循着气味猛然向商辂的方向扑去时,连忙一个前滚翻,挡在商辂身前。他双手横握的长枪将扑过来的野兽一记猛扑生生拦下。青狼前爪被长枪架住,发出恼怒的吼叫,阿易猛地一发力,将青狼甩了出去。商辂在阿易背后吟唱起法文,甩在一旁的青狼身下张开了幽深的裂缝,源于魂界的枯魂鬼爪将其困住,类似于诅咒的的法文从青碶青白的皮毛渗透下去,青碶被莫名力量增强的速度骤然降下来。

“该死的人类!!”力量被削弱的青狼恼羞成怒。

“真是丑陋”,商辂扬起左手,四道黑紫色的幽光顺应召唤从地底涌起,“哗啦”像水花一样激起,声势浩大砸向青狼,瞬间便将其淹没。幽光所带来的无形压制,也让青狼陷入极度不利状态。阿易趁机架起狙击步枪,将特制缚甲穿云弹换进枪膛,瞄准了青狼的颈脖。“砰、砰、砰!”接连三发打进青狼的皮肉,很快子弹的附加属性都起了效果,青狼一阵眩晕,想要挣扎却彻底失去了力气。

“该…死……”它匍匐在地下苟延残喘:“伟大的王即将苏醒,你们……都会死在这里。”“荒流赋予了我们永生的力量和强横的实力,我们才不会……嗷……”

“可笑。”商辂不屑,转身将虚弱的兽类定格在原地,直截向隐藏在石壁背后的通道走去。

阿易却注意到青狼提到的词汇,荒流……难道就是魔气的根源所在?


穿过利刃交叉穿刺的机关,开阔的景象展现在通道尽头。

废弃的吊桥,荒废的森林宫殿,依稀可见当年繁盛时的状态。风不动,暗藏杀机,答案就在前方了。


猝不及防,腐朽的气息漫入鼻腔。随着步履的深入,这种难以忍受的死气越发浓郁,简直像直截灌入五腔般强势到了让人无法忽视的地步。阿易警惕地回头,身后猩红色的魔气像是形成了具象化的屏障,断去他们的退路。固有结界?这里的魔气已经强盛到了如此的地步吗?!

那么前面……!

空气隐隐震动着,发出悲鸣的空响。

“哐”,虚空的牢笼像是被震碎。未知生物伴随着剧烈的波动蹦跳出来,尚未能够分辨,只看见猩红色的荧光在空间里形成一道狭长而逼仄轨迹。随即,一条兽尾便横扫过来,像是精兵制成的钢鞭,在地面上割出一道深达数米的沟壑。惊人的破坏力,像是要彰显“力量”这一词汇本身而盲目地破坏。

兽尾?阿易抬眼,巨大身躯遮蔽了郎朗的日光,投下深沉幽暗的阴影。全身被褐色的毛发包裹,前肢撑地呈半直立姿态站著……这是,猿猴?但看体型却已经是惊人的庞大了。


“你在发什么呆。”商辂法术凝成的紫色魂珠在眼前爆开,抵消了兽尾袭来的攻击。

“抱歉。”阿易闪躲到巨猿视线无法触及的死角,一边说道。刚才的观察让阿易注意到,巨猿的特质,刀枪不入——巨猿所身上附有的皮毛堪比坚固的铠甲,狙击枪在其面前竟然产生不了多少效益。不过巨猿体形庞大,灵活度不足。这样并不宽敞的平地也限制了它的行动。

趁着商辂发动法术,阿易迅速地拆解了狙击枪和步枪,将机匣里专用的散弹枪筒零件统统翻出来,以迅雷之势组装好。他毫不犹豫地架起散弹枪,直接向殿前祭坛空地扫射过去。密集的子弹和尖兵产生的巨大冲击力,直接将巨兽的左肩毁去,可是巨兽像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一般,继续着手上的攻击。巨型猿猴长啸一声,双臂狠狠地砸向地面。巨大的力量从巨猿手臂传递过去,平整而结实的土地如今却像是单薄的纸张。一瞬间空分裂成许多块,碎片一样在猿猴强悍的力道里波起伏动。

阿易腾跃而起,殿前祭坛四周空旷,树木鲜少,也没有可以落脚之地,他只好不断地跳跃以躲避落石和裂土。商辂凭借法力悬浮空中,低低看了一眼不停躲闪的阿易。展开了紫色的光墙,法力因子无形地拉扯着巨兽的四肢,延缓了巨兽的攻击。阿易感谢地看了商辂一眼,却看到商辂轻蔑地勾了下嘴角,仿佛在感慨着自己的狼狈。阿易失笑,转身投入战局之中。


地表嶙峋起伏,洋洋洒洒的粉尘遮掩了四周,身形庞大的猿类睁大了铜铃般的猩红双眼,想要搜寻惊醒了自己的人类身影。突然附近微弱的红光接连闪烁起来,“嘀……嘀…嘀、嘀!”,频率越来越快,“轰!”烈性暗诡雷突然在包围圈里炸开。巨猿被击倒,巨大的冲击力将他压制于原地。

辛烈的火药味弥漫在木叶之间。

按下引爆器的阿易从地刺上跳下,却惊讶地发现短短几分钟猿猴的左肩上的伤竟然愈合了。怎么回事,这是怎样可怕的复原能力!

他想起从殿前石室旁发现的笔记本上令人介意的几行小字“后来之人请务必小心…尾……”,难道说指的便是这里?!

他连忙看向巨猿。

没错了,兽尾一定有问题。虽然黄泥和粉尘的阻挡,但依稀可见有源源不断的猩红色从兽尾将能量传递到巨猿身上。腐朽的死气也是从那里……


“商辂,兽尾!”阿易转过头喊道。

“哼。”商辂不屑地发声,扬起左手。

霎时紫色的火焰拔地而起,在面前构成一道巨大的光幕,将巨猿的兽尾隔绝在外。源于幽冥的铭文随着商辂口中的咒术,一圈一圈烙在兽尾之上。阿易也抽出腰间的双枪,对准尾部衔接的位置就是连着十二发子弹。他极快拨动扳机,子弹以疾风之势从枪膛发射出去,精准地穿透了兽王的尾部。“啪、啪、啪、啪!”这样的声响不绝于耳,崩裂到一旁的弹壳还带着炙热的温度。在急速射击和法力侵蚀的双重作用下,兽尾和巨猿的躯壳彻底分离开来。

兽尾断裂的瞬间,猿猴发出震天的吼声。撕裂而痛苦,伴随着某些物体蠕动的声音。

“哗——”

一瞬间黑色的胶状物从断口滚滚涌出,像是蠕动着的蚯蚓群,密集地交织又淹没,黏着不清地摊到地面上,构成了泥淖的黑潭。令人作呕的腐朽气息也由此泛滥出来。

“不、不可能……这、不会结束……”

巨猿不甘心地发声道,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所有气力逐渐消退,快速地萎靡下去。然而一切都是不可抗拒一般,随着黑质的流尽,巨猿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它猩红的兽瞳渐渐消退了颜色,泰坦一般的躯体也倒下,“碰”沉重地砸到地面之上。之前看上去无比庞大的身躯,却像是具被掏干净的泥塑空壳,迅速地在空气中崩离瓦解。毛发消散,皮肤血液则分裂成干涸的泥土,在风里碾成粉尘,很快都看不见了。


只剩下那条尾巴还在原地蜷曲,像是尚且保留了生命一般。

阿易上前检查了一番,利用穿云弹封存了其的劲道,将兽尾塞进了军用多重压缩胶囊里,想着带出去以后也许能为一直困惑不已的怒麟驱魔师提供一些帮助。


在地面上涌动的黑色胶状物也渐渐隐退,悄然无息地渗入森林的地表。不知道是否是错觉,自那黑色胶状物消退以后,森林束缚像是被打破,先前闷浊而压抑的气息也散去不少。

起风了。


商辂低头看了阿易一眼,对他无处不在的热心举措表示不屑。转而将视线转到高处的森林之中。合上双眼,精神力像网般散开,探视那些深陷时空禁区的兽类。然而他所看的结果就是那些兽类的灵魂本源上已经遭到腐蚀,无一例外。即便操控他们的魔气消退,如今也于事无补了。

“然而我始终认为世上终会有两全之策,并非要你死我活方能解答。以你之实力,完全能够根除魔化的源头。那样树木之灵不会堕为木妖,而仙菇一族也能保持和平安宁。”

商辂朝着青空里日光贯彻的方向,在刺眼却又苍白的日光里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那样的笑声从胸腔里挤压出来,凝聚着血液里全部的愤怒,和无法挽回的悲鸣混合在了一起。一点一点,像是水滴一样,逐渐汇聚成洪流,倾泄而下。

“……可悲的生灵啊,徘徊于世间的亡魂,我以魂界女王之名代为收割。”

他手中的往生无门一转,镰刃上犀利的光泽一闪而过。降调的弧度里虚空界限被割裂,所有失去拯救意义的灵魂都散作碎片涌入破裂开来的轮回之门。


“看吧,这就是你所谓的万全之策,哈……满意吗?”商辂转身,看着阿易,“你的心愿简直卑微得令人发笑。”

“从这个世界诞生的善与恶都是世界本源的意志,你想要摒除邪恶,可曾想过他们存在的理由。没有罪恶的世界,亦不存在善。呵,只是无尽的虚妄啊……”

“魔气自有它存在的意义,正如荒流的诞生是因为鸿蒙的觉醒。”

“难道要任其发展下去吗,我……自是无法做到坐视不管。”阿易看到商辂的表情,低声而无奈地说道。

“有作为又能如何……呵,杯水车薪!如今这般长达三天奔波可曾惠及了谁,渺小而可悲的死亡是所有生命的归宿。”

“至少……总会有调和的状态出现,正如不可能有永远的和平一样,所有的温暖和安慰都只是暂时的。我的做法如果能稍稍换来一些值得期待的未来,就存在了意义。”

“善恶哪里会有这么鲜明的界限!流光族人数千年的裁断都无法将世间分辨清明……可笑,制裁根本没有意义。无论是对于善的扶持,还是对恶的审判。全部……哈,全部都是虚妄的轮回。最终一无所有。”


流光族人?善恶、审判?原来这才是这个人的症结所在吗?

“你什么也做不了。”他的言行一直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纵使辛苦地挽留,纵使拼尽全力去维护,最终都不会得到理想的答案,最终无法逃离被命运玩弄的结局。善良被污染,邪道被纵容,所有东西都会模糊成浑浊的一片,最终全都堕入罪恶的深渊。一切,都是无用的。再为长久的坚持也无法打破世间这条充满讽刺的铁则,也无法换来一次值得嘉奖的例外。所以遵循神明的信仰,贯彻审判灵魂、追究善恶的职责,从本质上也失去了意义吧。

阿易静静地看着那个桀骜地站驻在森罗树木中,像是摒弃了一切的人。他是那么的桀骜却又那样悲伤。突然理解他从相见开始,仿佛与生俱来一般的绝望气质。

“你……其实很痛苦吧。”


—— —— —— —— —— —— —— —— —— —— ——

ps:其实本文以谈恋爱和人生观为主,打斗什么的bug很多,各位看官勿怪~

pss:这次爆字数爆得有点吓人,主要是打斗写了好几天_(:з」∠)_


评论 ( 5 )
热度 ( 10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