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天谕短篇同人】什么鬼!(炎天灵珑)

腐向慎入!

CP:痴汉神烦炎天攻X清冷大神奶爸受(灵珑)

现代键盘网游AU,大概是个充满欢乐的小故事~

短篇完结(我想我估计会出两个版本的,这个是灵珑版本)


1.

林泷感觉自己最近画风有些不对,人生前二十五年累积的正常的世界观正在以光速崩坏。

“早上好啊奶妈,我们一起大逃杀吧……”屏幕上自己操作的软萌灵珑妹子被一只穿着苍星时装的男炎天堵住,那人靠的极近,逆风生长的一头栗色短发硬戳戳得直往自己脸上招呼。


第一百零一次。

对此,林泷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话还要从三天前开始说起。公会里某个一直编外的小透明炎天,突然像是吃错了药一样开始了对自己语不惊人死不休、各种牛皮糖兼狂轰乱炸式的摧残哦不是纠缠。原因就在于自己多问了一句公会里有没有输出愿意来一起打长城弑神。当然事实证明,虽然炎天平时很少说话然而实力也是拿得出手的。就是皮脆了一点,在打本的时候得多照顾着。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个本之后清闲安宁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马丹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现在踏马只能以泪洗面。经历了温泉偶遇,玉木峰偶遇,公会驻地偶遇,钓鱼偶遇等一系列巧合以后,林泷甚至已经开始怀疑初中数学老师说的偶然这一事件的概率低于10%的正确性。每天无数遍“好巧啊奶妈我们一起下本/练生活技能/钓鱼……”脑残式手动循环刷屏之后,林泷默默把这个家伙拉到了自己的固定队。

“奶妈!你果然是爱我的!我也很爱你!”当时炎天发了一个欢呼雀跃的表情,一边转着圈一边快乐地撒花。

……麻烦你圆润地滚远一点好吗?不把你拉固定队我都快不认识奶妈这两个字了……然而就算拉固定队也并没有什么用。心好累。林泷想着,默默地操作着屏幕上的小奶妈不动声色退开两米。

“T还没上,等一起。”

“哦……”炎天一瞬间好像有点失落,但很快十分热情的又凑了上来,满腔热血精力好像用不完一样,“奶妈那我们去钓鱼!”

“……没体力。”

“那去泡温泉好了!”


对面那个炎天的脑残劲像是透过屏幕渗透过来,惹得林泷脑壳都发疼。

又开始了,我一定是把所有运气都用在打本上了所以现在生活里才会变成幸运E。天要亡我,吾命休矣等一系列类似词汇像弹幕一样刷刷刷在脑海里闪过。

然而手却在键盘上敲下一个“嗯”字。

……好想剁了自己的手。林泷咽下一口心头血,想着。


2.

大逃杀中……

【密聊】圣堂粑粑带你飞 对你说:新招的dps感觉还不赖嘛

【密聊】你对 圣堂粑粑带你飞 说:嗯……输出来说确实可以

【密聊】圣堂粑粑带你飞 对你说:咦?这种微妙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我有股八一八的冲动

【密聊】你对 圣堂粑粑带你飞 说:有冲动憋着

【密聊】圣堂粑粑带你飞 对你说:太残忍了吧,这种事不拿来娱乐下我真对不起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友谊,快说,是不是人家看你是女号长得可爱动人心生歹念意图啪啪啪

【密聊】情非得已 对圣堂粑粑带你飞 说:……


林泷刚想说你脑洞大开想太多的时候,就看见圣堂一直在掉血,然后直接被小怪砍死了

……呵呵,叫你八卦。

然而正准备拉圣堂起来的时候,突然队频一闪。

【队伍】就是打:naima99999999999999999

然后那个炎天也脆皮地躺下了。

……呵呵,我的队友真是太给力了。

在T和dps的选择中,林泷犹豫了两秒,然后果断地拉起了……那个圣堂。

“呜呜呜奶妈你不爱我了……”那个穿着泳裤、露出精瘦有力上身的炎天趴在脏兮兮的长城地砖上咿咿咿起来。

是不是傻大逃杀没T怎么打。

“……我救你,boss你抗,”林泷飞快地打下一行字,“等cd好了再起来。”

“哦……”说起来好像还挺委屈的。


等把炎天拉起来以后大家继续愉快地前进。

【队伍】圣堂粑粑带你飞:箱子谁开

【队伍】情非得已:我来

打开箱子以后是一本炎天的书,仔细一看中级死亡狙击钢。回头一望,那个纠缠不清的炎天小眼神幽幽地盯着自己看。

……这眼神会说话啊我去。

【队伍】情非得已:炎天,这书你有没

【队伍】就是打:没有……

【队伍】情非得已:你们怎么看,我直接给他行吗

【队伍】圣堂粑粑带你飞:没事没事,也是你手好

【队伍】那个流光:反正我们玉虚也用不上,我随意

【队伍】溜怪小王子:都行

所以林泷直接点队长分配给了炎天,结果突然叮咚一响,吓了他一跳。

【密聊】就是打 对你说:谢谢小情!我很开心。

是不是真傻……

【密聊】你对 就是打说:嗯

【密聊】就是打 对你说:#开心##撒花#


然后……虽然心里觉得对方很傻但还是后知后觉回复了一句的林泷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弃之中。特别是最后这货竟然得寸进尺地抱起自己角色,吧唧一口亲在自己脸上的时候。


【密聊】就是打 对你说:嘿嘿嘿!开心!

【密聊】你对 就是打说:……

这个人真的没救了,除了输出高简直是有病。前人说得好,珍爱生命,远离蛇精病,诚如其所言。


3.

这一天风和日丽,天气晴好,宜嫁娶,忌出行。


林泷在公会驻地砍树,顺便一路飞做开花组的任务。好不容易飞到水车旁边,却发现找不到攻击宝箱。正奇怪谁还和自己一样闲得蛋疼来做称号,突然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心头涌起,然后……

“咦,小情你也在做开花组吗?好巧啊哈哈哈,不过我不小心刚才全做了……”炎天忽闪着一双机械翼,一边说道。

不小心?呵呵。我就知道是我太天真……林泷木着表情,默默点下了回到大世界。

然而现实的真相永远是残酷的。


“小情!又见面了!我们的频率果然是一样的,么么哒~”原以为能摆脱纠缠的林泷显然忽略了炎天死缠烂打的功力。不过世界地图那么大,能传送到一起是多么……令人悲伤的概率啊。

我就不该出来……林泷捂住了脸。

冷静了两秒钟以后,林泷下定决心要跟这个人说清楚,再这样游戏都不要玩了。

“我们去野外切磋。”

“好的呀~”


汐语湾这个地方呢,是一个风水宝地,一看就知道是风景党最爱的地图之一。然而林泷他们区有一个特定的习俗,就是红名玩家杀人一般都守在这里。不知道是不是出于鲜血染红海水会特别帅气这种中二病的想法,总之正常人总是不太能理解变态的。

所以当炎天把林泷拉到汐语湾的时候,林泷简直惊呆了。

你是有毛病么到这里来切磋是想开红啊。

对此炎天的回答是,你看这里风景多好多适合切磋啊。

……真是够了,我就不该相信一个脑残。


说打就打。

就是打请求和你切磋。

确认/拒绝

YES。

赌上光荣和名誉的一战,为了能在游戏中生存下去,为了未来的曙光……

必须赢!


然而就在林泷切毒奶尽力输出的时候,突然发觉猛然开始加速掉血。怎么回事这样下去扛不住了,抬头一看几个不认识的红名玩家围了过来,脸上一片阴影。林泷感觉他们的台词一定是:“打奶啊……嘿嘿一起啊。”嗯,还要带上各种邪恶、猥琐、危险的bgm。

切磋就能随便打是吧,实在是气不过。林泷正打算切回奶妈状态让他们见识一下钢板奶的魅力,奶妈教你好好做人之时,屏幕上闪过一行黄字“情非得已在切磋中战胜了就是打”。

然后就看见炎天头顶上“就是打”的名字chuachua变得像血一样红。屏幕上的男炎天抽出腰侧的手雷向那几个红名玩家掷去,干净利落地抽出背在背后的燧火步枪,咔咔装上富有冰属性的子弹,锁定那几人的额头中心就是几枪。

然后气氛凝固了几秒,谁都没有说话。

那个红名突然炸毛说:“兄弟你讲讲道理,我们看你一个脆皮炎天打奶妈太辛苦才出手帮忙的好么!”

炎天沉默两秒:“我和我家绑定奶在切磋。”

然后场面再次陷入了寂静,四处只有安静的海风还有淡淡的阳光,要是没有这些莫名奇妙的事,这里真的挺好的。林泷这样想着,又瞥了一眼站立在原地的炎天。峰眉星目,眉间微微皱起,像是在苦恼什么的模样。想起刚才战斗的样子,认真起来意外的有点小帅嘛。

大概隔了两分钟,红名忽然冲着自己说道,“抱歉啊妹子,失手。”

“哦不要紧。”

当然林泷的内心想法是:都是男的,打架没理由也很正常,不过自己也没啥必要解释所以能省字就少打几个好了。


紧接着就是叮咚的声响。

【密聊】就是打 对你说:小情,我们换个地方切磋吧。在这里打确实不好,我错了。

【密聊】你对 就是打说:没事,不打也没关系了。

原本这次要是赢了,就想让你别总是缠着我了。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你……你这个家伙还是满可靠的。当然这些话林泷是不会说出来的,毕竟对于重度脑残分子这些话简直就是兴奋剂比黑狗血还用。所以他非常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密聊】你对 就是打说:我想换个地方看风景

【密聊】就是打 对你说:哦哦哦好啊,小情我陪你一起。不过看风景真的有用吗?

当然没用,不过这可是离开是非之地的绝佳理由。

【密聊】你对 就是打说: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是蛮有效果的

两秒以后

【密聊】就是打 对你说: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一本正经的语气还带了标点!你……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那个瞬间林泷心里仿佛有万千草泥马飞驰而过。


4.

又过了几天,炎天说自己要回老家探亲,这两天可能不上。

然后公会的大家非常一致地默默看向了林泷。


林泷咳了一声,表示你们这些熊孩子别想歪了,人回趟老家而已。

当时就有会员站出来抓住林泷的语病,意思在于我们看你只是想了解一下你空虚寂寞冷的内心在这空余的几天内要怎么填满,并没有在意你是不是和他一起的问题。但是你可以选择老实交代。一边抄起自己手里的武器,一众人等黑压压地围过来,微笑得明媚,我们都很想知道呢。


……为什么认识了炎天以后公会成员都开始怪怪的。

什么都没发生能交代什么啊你说你们这些熊孩子。


公会成员得知回答以后普遍表示很失望,比如“竟然什么都没发生啊”,“动作这么慢真是差评啊”,还有“明明都到了R23的年纪却说着全年龄的话,真的好清纯呢”。上述出自绑定T圣堂粑粑带我飞。


会长大人林泷表示有闲心818,还不如去做跑商砍树。作为领头羊,自然是要积极主动的做出榜样。所以林泷在一堆“啊啊会长大人害羞了”“炎天灵珑这cp我吃了,就算bg也吃”等一系列呼声中淡定地外出跑商了。


外面风景总是好的。从飞艇上向下俯瞰,雁回峡两处的漫漫黄沙和流金色的胡杨有一种苍茫而大气的美感。突然看到旁边有人驾着机械羽飞过,赫然是之前在公会里看得鲜明的炎天新买的新寒光枪破,仔细一看还真是“就是打”。

林泷想了想,发了个密聊。

【密聊】你对 就是打说:你不是回家了么

等了十几分钟从雁回峡飞回了星纪城都没等到回复。

林泷感觉有点奇怪,打开好友面板。那个丑的要死的绿毛炎天门派头像正亮着。

什么啊这不是在线么,没看错啊。估计是没看到吧。所以又啪啪啪在键盘上敲了一句话。

【密聊】你对 就是打说:刚才跑商看到你了,你不是回家了么


等林泷把空中花园有多少只飞天锦鲤数了一边,都还是没回。

到底怎么回事。以前不嗑药,现在磕错药?!

林泷收拾一遍心情,把那些被妹妹安利的韩剧撕逼车祸失忆梗丢到墙角。这是现实好吗哪来这么狗血穿越的情况,一定是朋友代上的啊。不过那种家伙也会把自己号给别人用啊,估计是关系很好的同学或者同事吧。男的操作一般都挺好的帮上才能做任务。他们平时……嗯想多了,都是因为这货今天没缠着自己,才会觉得有点不习惯。


跑完商以后,林泷又打开好友面板。

看着亮着的就是打三个字,莫名有点不痛快。

又看了看任务,长城一条龙,青麟没一个想做的。挂机温泉还占电脑内存,索性跟公会人一说下线了。


结果在家里接了十张设计单,拼命做掉以后再登上游戏,发现自己的好友列表一直发着晕晕的昏黄,点开一看。

就是打:“我朋友说挺想看看天谕的风景的,所以就借我号去了,估计连社交系统还没弄清楚你别介意啊。我很快就会来的!小情你想不想我?”

想你妹。


真不明白自己半天郁闷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看着那个欠揍的ID,却还是勾了勾嘴角微微笑了出来,感觉心里暖暖的。

“早点回来。”林泷在聊天框里打道。


【作者os:其实我觉得到这一步已经可以全文完了,毕竟炎天的攻心战略已经基本成功了hhh】


5.

好了隔了两天以后,炎天回来了,大家又恢复了正常的日常生活。

不过唯一值得在意的就是炎天似乎不那么纠缠不清了。

哎,这不应该是好事吗?林泷后知后觉的想着。却总有种一口气哽在心口上不来的感觉,到底怎么回事……

下机械副本的时候,大家聊嗑就开始扯起来了。

【队伍】圣堂粑粑带我飞:炎天注意下小怪,拉不住了

【队伍】就是打:嗯

【队伍】圣堂粑粑带我飞:怎么感觉你回来以后都心不在焉的啊

【队伍】那个流光:hhh肾虚?

【队伍】溜怪小王子:给你[新酿灵龟酒]肾宝不谢

【队伍】就是打:最近事有点糟心

【队伍】圣堂粑粑带我飞:卧槽什么事,快说快说闲得无聊都没乐子找了

【队伍】就是打:……没什么

怎么感觉好像看了我一眼……林泷看着默默转过头跳上台阶的炎天,心里想着。不过最近实在是太别扭了。


下完本正准备好好和炎天好好聊聊,突然发现在不归废土晦暗而苍凉的黄沙里,炎天和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光刃并肩站着。看到自己过来,还非常默契的一起看了过来。

什么鬼!两个人在说什么。林泷皱了皱眉,突然有点怀念起被炎天纠缠的日子。


接着炎天就切了近聊。

【附近】就是打:我说的小情就是她,情非得已。

【附近】挂机打怪安静看你:你还真找了个奶妈啊

【附近】就是打:你别这么说……那个小情,给你介绍下,这个叫挂机打怪安静看你的是我朋友,先前我不在那段时间就是他帮我上的

呵呵,朋友……林泷面不改色地在屏幕上打下两个字。

【附近】情非得已:你好

【附近】挂机打怪安静看你:小情妹子吧,你好你好。

【附近】挂机打怪安静看你:对了,你话说开了没

【附近】就是打:还没……

【附近】挂机打怪安静看你:那你们先谈谈,我等会再过来

【附近】就是打:嗯

等碍事的光刃走了以后,炎天才木讷而尴尬的开口

【附近】就是打:小情……

【附近】情非得已:嗯

【附近】就是打:那个……

到底什么事这么磨叽,不会真是和这光刃好上了要来坦诚布公吧。公会里肯定不会同意的。

【附近】就是打:请作我一个人的绑定奶吧!

林泷愣了三四秒,把那句短短的话看了好几遍,愣生生不没看懂。什么鬼这都是,现在不已经是固定队了么怎么还要绑定奶是不是傻……等等一个人的绑定奶什么意思。

【附近】就是打:其实就是想问你愿不愿意作我女朋友的意思

……看到屏幕上那句话,林泷已经处于半痴傻状态,什么鬼!这是表白?!他和那个光刃没关系?哦……突然松了一口气,不过这可是表白啊……林泷想了好久终于决定……

【附近】情非得已:我是男的

【附近】就是打: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被你可爱的双马尾吸引了,而且你的眼睛也很好看很q,很闪亮像是天上的星星。对我也特别好,就算我这样缠着你你也没有发火。前段时间回老家其实是去相亲,不过我还没把这些话说给你听所以就推辞掉了,最近一直想要怎么才能跟你说……你愿意吗?

【附近】就是打:就算你是……

【附近】就是打:==你是男的

【附近】情非得已:嗯

【附近】就是打:我怎么一直不知道!!!!

【附近】情非得已:我怎么知道你一直不知道

两个人近聊一轮下来看呆不少民众,炎天连忙切了好友消息。

“我从没想过你是男生……”

“我……”

“抱歉我刚才说了胡话,你别在意。”

“……嗯”

这是撇干净关系的节奏是吧,虽然正常人在弄错这种事的时候总会有这样的反应,可是自己为什么会期待有不一样的回答呢。林泷的心口有点闷。


不归荒漠苍茫的黄沙掩埋着不知名的机械零件,厚重的云层不见星月。

复杂心绪的两个人,同样的一个不眠夜。


6、

辗转反侧到凌晨三点都没睡着。

该死,林泷罕见地爆了个粗口。太不痛快了,被缠着的时候我都没这么烦过,是不是傻!

打开游戏,想要很冲动的丢下些什么话给那个屏幕对面的鸵鸟听,但是冷静地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舍得。林泷知道炎天估计也挺烦的,家里催着相亲,要是自己还逼他……哎。算了顺其自然吧,如果他能……

就在这时漆黑的房间里,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条易信消息静静躺在手机锁屏上。

“我……还是觉得很喜欢和你相处的感觉。当时朋友说我该定下来的时候,我习惯性地找了奶妈。但是越看越觉得你是个很棒的人,也许我这样说太狡猾了……我是说,我知道你是奶爸,不过你愿意和我试试么。”

“嗯。”


【完】

你说后面,嗯,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小番外】

三天后,公会简直像是炸了一样。

【公会】圣堂粑粑带我飞:什么你们是啥时候在一起的!你明明是我的绑定奶!你不要你的T了么#流泪#?我不服,就是来战,我们插旗。

【公会】就是打:你猜小情会帮谁#偷笑#?

【公会】那个流光:秀恩爱小心被烧死啊

【公会】溜怪小王子:【小声】然而FFF不烧他们这种,好可惜我的柴火都准备好了

然后公会成员嗷嗷待哺地要八两个人当天摊牌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说就扒了衣服吊苏澜大桥上去。

两个人欲语还拒,四两拨千斤来来回回好几趟过来,假装招架不住地交代:

“那天晚上炎天说‘抱歉我刚才说了胡话,你别在意’的时候,我一个气不过,就冲到前面去甩了他一巴掌,然后问他‘是男的就不要是吧,当时追得挺勤快啊’。”

“然后他捂着脸说:脸好疼。”

“我跟他说,脸疼就不要了。人就在这你要还是不要,痛快点给个准话。”

“他说:我要!但你等我缓缓。”

“然后我就走了,缓你妹夫。然后他就追上来了。”

“然后就在一起了。”

……又是几轮胡扯,公会成员从咦这不科学到深信不疑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然而作为资深旁观者圣堂粑粑带你飞,他自然不会相信这么充满琼瑶式小情怀的桥段,没注意到这两个人的说话风格都不太对吗,你们太天真了。


真相,慢慢发掘才有意思啊……

你们说呢?


评论
热度 ( 9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