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天谕同人】浮生半世(炎天X流光) 章三伞村行

腐向慎入!

腐向慎入!

腐向慎入!


【章三】伞村行


“商辂。”眼前的流光族人薄唇轻启,这样说道。


阿易没有说话,心底多少还是有些不欢喜。经历砥石城十年一日的战火,生死隔着多么脆弱的界限,阿易已经看得通透。他知道很多事物也许来不及保留就会凋零,他知道有的时候即使赌上所有也会丧失全部,所以他想尽力去接受这个世界。即使很多东西转瞬即逝,他也想给予他们存在的认可,因为最后所有的凭证都消失殆尽,至少还有人能记得他们,还知道他们存在过,曾经为了什么而努力地生长。对于眼前这位任务对象,全身上下散发出的那种于世抗拒的态度,他并不赞赏,但也没有指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强调某种规定的生活范式也是一种苛刻。更何况其他人的过往也不是自己可以轻易涉及的,在那之前至少学会尊重,这是阿易的真实想法。所以他思忖了片刻,向商辂问道。


“知道了,接下来你打算去哪。”

“哦……?”商辂微微地挑起眉梢,端详着阿易八风不动的神色,露出了些稍有兴味的样子,“呵,倒是有趣。”

“既然如此,那就……”商辂烟灰的凤目一转,侧身将视线投向层层木叶之外的黑帝神像。

“嗯,先走吧……”阿易轻轻阖首,认可了商辂的决定。然而话音刚落,不远处就响起了惊慌的喊声——

“木妖入侵啦!!!”


潮湿而宁静的伞村四周燃起了青红的火焰,猩红色在葱郁的树木中红莲般点亮。参天的木叶像是被剥落的灰烬从天空里飘落。浮尘与焦灼的气息弥漫在伞村上空,喑喑哑哑地隔着一些焚落而憔悴的声音。木妖从灵墟的接口涌了出来,张合着碎木沿路破坏着所能看到的一切。矮矮的仙姑们闻讯,纷纷从自己居住的地方慌慌张张地跑出来,迈着小小却坚定的步子,一顿一顿地向在伞村和灵墟的交界汇聚,渐渐形成一道稳定防线。


“你们这些入侵者!快离开伞村!”五星大厨四爷冲在最前面,举着自己菜刀,一边喊着。

“大脸木头,看我的!”仙菇守卫将合金炼制成的孢子炸弹丢到木妖队长嚣张的脸上。

小花公主默默地站在一边,用自己莹蓝色的仙药粉末为战斗在第一线的战士们疗伤。


“仙菇族永不为奴!”他们喊着这样的口号。


“怎么,舍不得离开了?”商辂神色冷淡地看着树下的一片吵闹,不为所动。

阿易没有接话,只是快速抽出背后的隧火步枪,一个纵身跃下树梢,冲着仙菇汇聚的地方疾驰而去。

“还请稍等片刻!”

阿易有些急促的话顺着风带来,而商辂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般,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

“呵,还真是有趣。”然后也是一个纵身闪到地面。


灰烬堆积的森林小径,许多仙菇守卫将身体蜷曲成团状,因疼痛而紧紧皱起一张小脸。呆呆的炼金大师落落一边哭,一边吃力从自家门前地搬来炼制而成的仙药,喂受伤的守卫们喝下。

阿易在前线帮着清理来势汹汹的木妖,看到落落这幅费劲的样子,也连忙过去帮忙。

“谢谢你!”落落抹了把眼了,伞帽下的小脸绽出一个微笑。

阿易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说道“别担心。”

“嗯!”落落又点了点头,巨大的帽檐一上一下的起伏,“我得快一点了,他们都还在等着我……”


阿易看着落落远去的身影,为仙菇族的团结和柔软下的坚强而动容。他转身再次投入到战局之中,却发现商辂也轻飘飘地从树梢落下。然而下一刻,商辂的行为却让阿易大为震惊。


“你在做什么!”阿易言语里罕见地夹带了怒火。

“如你所见。”商辂依旧不咸不淡地回答着,又是一道衍光落在半死不活的木妖身上。那道黑紫色的光弥补起木妖身体残缺的部分,砍伤的刀口开始自动愈合。不一会又原地复苏,张牙舞爪地冲着仙菇们攻来。

阿易看着商辂风轻云淡、没有丝毫愧意的态度,一种强烈的愤怒在胸腔里熊熊燃烧。他抄起自己的狙击枪冲着自己的任务对象便是三枪穿云,闪身上前毫不犹豫地肘击对方脖颈。

“你这是在助纣为虐!”阿易看着轻松躲闪过去的商辂,出言斥责:“仙菇一族向来热爱和平,不曾主动挑起战乱。他们不应受苦,却一直饱受磨难。如今你还在这救治为祸一方的凶手!”


“呵……凶手。我只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生灵的生存都充满着痛苦和不堪。他们被称作木妖,又何尝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你言及善恶,又有何依据?”

“仙菇死伤无数,难道还不能证明吗!”

“死伤无数,你为何不说木妖一类也伤亡惨重?在夹缝里生存的种族,活着本身就已经是一种不为人知的艰难。你不理解他们的苦,还要质问善恶,你……又有什么资格。”商辂定定地看过来。

“……”阿易哑口无言。

“你自有你扶持弱者的缘由,但善恶尚且不能分辨,又何谈妄定生死!”商辂烟灰色的眼睛从阿易身上轻轻扫过,眼神里坦露着鲜明的轻蔑和嘲讽。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来势汹汹的木妖看情况不妙,也悄悄地离开了。

仙菇还在收拾剩下的残局。


阿易看着眼前这个人,埂在心头的火焰似乎骤然冷却了下来。他清楚地看到商辂的轻蔑与冷漠深处有着化不去的孤独,像是被一直被遗弃在黑暗里的人终日不见日光。绝望与愤恨造就了商辂的气质,也导致了如今的言谈。阿易突然回想起戴邦霄的欲言又止,又想起这个任务居高不下的难度系数……心里顿时有了计较。如果这才是引导任务的意义所在,那么自己便更有了坚持的理由——至少作为一个引导者,让他去相信这个世界上可以存在的和平与光明。


阿易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商辂身边。

“也许你说的没错,”阿易似乎冷静下来,“然而我始终认为世上会有两全之策,并非要你死我活方能解答。以你之实力,完全能够根除魔化的源头。那样树木之灵不会堕为木妖,而仙菇一族也能保持和平安宁。”


“!”

商辂的脸上一直以来抗拒的神情有所崩裂,他错愕了一会,像是没想到一般,神色散漫,口中喃喃着“两全之策”一词。

“哈哈哈哈,当真是好极了……”他骤然笑出声来,好一会才缓了过来。

“果然出乎我的意料。”商辂说着,向前走了几步,又恢复了先前冷淡而高傲的声音传了过来,“还不跟上来吗,教官大人?”

“……”阿易皱了皱眉,不太明白商辂的意思。

“……就按你说的做。”商辂并没有回头。

阿易听着商辂的回答,不由地松了一口气,他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然后应道:

“好。”


两个人顺着幽深的小径,向灵墟的方向前行。


评论 ( 2 )
热度 ( 7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