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天谕同人】浮生半世(炎天x流光) 章二上

腐向慎入!

腐向慎入!

腐向慎入!


【章二】苏澜初见(上)

晨雾浅浅地弥散在海港四周,薄纱般拥着这个从睡梦中早早清醒的城市。包子铺热腾腾的蒸汽揉进晨曦的彩云,孩子在母亲的怀里揉着惺忪的眼,一边小声地打了个哈切。出海港口上来往人群互道着早安,一边热烈地交换有关收获的猜想。远行航船摇着船铃归还,鼓起的风帆还捎着阳光的气息,熊族工人卸下一箱又一箱的货物,在管理员看不到的地方低声抱怨;连夜行船的老水手坐在集装木箱上点起旱烟,絮絮叨叨说着海上游历的故事。

阿易到达出海港口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

忙碌而又热情,好像充满了的灵性般的、鲜活的城市,有着和砥石城完全不同的光景。阿易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良久才轻轻呼出一口气,按下自己心头纷乱的情绪,向远处走去。


按着指定的位置,他要前往帝社指导部苏澜分社的办事处,办理交接。办事处设立在距离苏澜港口不远的一处庭院内。庭院依水而建,香草花卉随性点缀,给人以清朗、幽静之感,布置得十分雅致。阿易穿过回廊,在题着“未闻”字样的凉亭前停下。

“请问戴邦霄先生在吗?”

“哦,你好!”伏案工作的男子抬起头,立马放下了手中的纸笔,“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你好,炎天帝院三阶教官阿易前来报道。”阿易说着,一边将包裹里的调令递交过去。

戴邦霄接过收归完整的羊皮纸,仔细地看过上面的内容,又将视线转到阿易身上,上下打量着眼前站直的年轻人,神情变得有些微妙。

“你这个名字……炎天帝院剥夺了你的个人身份?”

“……”阿易没想到戴邦霄上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不着边际的问题,不免有些错愕,“不,是出于工作需要,当初帝院决定时我也是赞成的。”

“嗯。”戴邦霄点了点头,他又看了一眼手中的调令,“还是三阶教官,炎天帝院倒是舍得……不过我们帝社指导部需要的正是像你这样优秀的人才。”

“帝社和炎天帝院一直有所合作,不过我们帝社指导部是分散在大陆各地的基层引导机构[1],工作任务也主要是针对小团体和个人,可能与炎天帝院的模式不同。”

“我明白,我服从组织的安排。”

“唉,你……”戴邦霄原本想说你无须这么严谨,可转念一想这个年轻人可是出自砥石城,军人的本性可能已经深深烙印于行为习惯之中,又不免有些佩服。这般年纪,能有这样的心性也算是难得了。

“这样吧,这里有一些日常工作,你先看看有什么自己觉得合适的先做着,以后分配我也好安排。”戴邦霄指了指案前一摞纸样,“你也正好熟悉一下苏澜郡的环境。”

“未闻亭西南处的听风阁藏有不少资料,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到那里去查,当然联系我也行。”

“是,我明白了。”


阿易取来了纸样的大部分,大致浏览以后,差不多理解了帝社指导部的运行模式和工作项目。他将任务整理分成了服务、采集、访问几大类别,发现任务内容多与五帝之一的黑帝的有关,所以又抽空去了一趟听风阁。

听风阁并不像戴邦霄说得那样轻描淡写,这里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庞大的藏书库,一至十层,从卷轴图纸到文献资料,包含着有关苏澜郡的方方面面。文献中记载黑帝是从雨世界走来的女神,以黑水之力护卫着苏澜与莹川一带,带领着玄水教信徒们和汐族守卫着属于海洋的和平。海之女神以变化著称,据说真身也是蛇形人身。阿易将相关的资料记录在册,关于信仰问题他一直秉持着谨慎的态度,这片多文明发展的大陆有着太多的辛秘禁忌,很多还涉及到族人背后难以释怀的过往,多注意点总是好的。

隔天他又在苏澜城内逛了一圈,摸清了自己工作范围的地形,才开始着手清理任务。


东下的季风带来了海水的温和与潮湿,与这苍山点翠的秀丽之景造就了近乎早春的风光。浅色的日光倾泄下来,不远处的黑帝神像悲悯而慈爱地看着她的子民。

阿易在苏澜奔走了半日,忙碌停歇,如今手上任务只剩下了拜访汐族一项。天色尚早,阿易估摸着时间,想着应该能把最后一件工作完成,便一路走去了汐语湾。


白金海岸,细白的沙在日光下流动着浅浅的金色,富于特色的水上建筑在粼粼的波光中显得安宁又清爽。与往日不同的是,先前的安乐宁静被一种庄严神圣的气氛取代。汐族的居民都穿上了特殊的服饰,冲着海面重复着某种礼仪性的动作。

临水的驻楼中央,依稀能看见一位颇有资历的汐族长者,正对着一颗散发出幽光圆珠吟唱着咒语,脚底散发出浅蓝的光华。那些光华顺延着阵法的纹路没入圆珠之中。


“您也是来参观我族祭典的吗?”

“……”声音忙不迭的响起。阿易将视线从远处收回,发现眼前问话的是一名手拿三叉戟的汐族守卫。

“我是帝社的成员,听闻汐族这段时间有祭典活动,所以前来拜访。”阿易拿出先前戴邦霄交予的身份腰牌,一边说道。

“原来是这样,感谢云垂于汐族的垂青,愿玄鲸与您同在,”汐族守卫左手抚胸,右手从臂膀中端下垂滑过一道弧线,做了一个礼节性的动作,“那么贵客,这边请……”

“汐族从虹文明迁徙而来已然经历了太多的战乱,所以格外地渴望和平。”汐族守卫一边带领阿易,一边解说着,“那边是烛龙台,祭祀大人正在为镇魂珠注入新的信仰之力。”

“……好了,这里便是了,这里就是观赏祭典最好的地方,”汐族守卫把阿易领到与烛龙太相对的一处高脚白竹楼里,“请好好享受!”

“多谢。”

阿易环顾四周,果然视野开阔,能将汐语湾的碧波和白金海滩的浅沙收归眼底。楼内也有一些普通民众在观看祭典,表现出兴趣盎然的样子。


然而当祭祀进行到祈祷舞乐一节时,事故陡升。

平静的海面突然掀起海浪,水花打湿了那些汐族歌姬精心打扮的着装,弄得她们狼狈不堪。而观景台上也有苏澜居民因此不小心卷入了海水之中。

阿易二话没说就放下自己的包裹,下海救人。所幸那几位居民都粗通水性,自己在水里划了几下,并没有生命危险。汐族士兵也很快前来接应,将几个人救上了岸。


正当阿易也准备回返岸边之时,隔着水光、在更深一点的水域似乎有东西一闪而过。他转念一想,还是向那里游去。水下的滞涩感让习惯了陆上作战的阿易感到一时不适。碧波之下的幽深,更是隐约藏匿了几分危险。

那一闪而过的物体,远远看来像是一团莹蓝色的火焰在水底燃烧。

不对,那不是火焰。

那团莹蓝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幽幽地靠了过来,缠绕着水底潮湿而阴寒的气息,黑气萦绕的近身呈现出类人的形态,和汐语湾的汐族居民十分相似。他手里拿着三叉戟,左手却不由分说便是一道深蓝的光波,向阿易袭来。阿易向后腾跃,顺势向虚影的方向掷出三只振荡弹,却散透过去,穿过虚影直直落入水面另一侧。

原来并非实体。阿易快速做出了判断。

他立即开启炎光傀儡水下作战模式,一边从背后抽出燧发步枪,略一瞄准,子弹破膛而出,却只是激起水中几道波纹。看来水下的环境限制了炎系单兵作战,阿易皱了皱眉。

水漫住了视线,汐族游魂的攻击越发频繁,浅蓝色的光波束缚和意念凝成的三叉戟穿刺让阿易有点吃力。

仔细看来,被穿透的幽蓝色光泽仿佛被内核黑气牵引又聚合到了一起。

他身形稍顿再左闪而去,反手打出将狙击枪的准心锁定在虚影凝聚的中心上,疾风弹以破水之势钉入虚影,一时间人形破碎,莹蓝色的幽光微微分散。不等幽冥怨气将幽光聚起,阿易便已从机匣抽出三把三角刃,振臂空投,角刃便破水而去,将那道汐族战士游魂的光影紧紧封锁。“嚓、嚓、嚓、嚓”,螺旋式的切割在水下发出钝响。荧蓝色的光芒被凛冽的刀刃急速撕裂,虚影周身的怨气也渐渐变得稀薄。阿易见有所成效,连忙卸下手雷向前掷去,改良版的寒性暗诡手雷在那道破碎的虚影前炸开,将大片水域凝成冰晶,晦暗的黑气被冻结在透明的晶柱里,很快便散作粉末。剩余的蓝色光点不久之后也悄然飞逝,落入深海之中。


那落星方向隐约有着宫殿的轮廓,影影绰绰,隔着大片水幕已然看不清了。

阿易凝视着这属于深海的幽蓝,定了定神,转身浮起向水面而去。


穿透沉重的海水,一瞬间海风覆在脸上带来有点辛咸的清爽,阿易凭水而上,一个腾跃落在白竹编制的回廊上。

“你还好吗?”之前吟诵法阵的汐族祭祀在汐族守卫的带领下急忙走了过来。

“并无大碍……”阿易甩了甩顺着额前碎发滑落的水珠,一边应道。

“哎……近年我族祭典频遭破坏,虽都无关痛痒,却也恼人……云垂人一直惦念我族安危,未曾想到如今还将您牵连其中,实在是……”

“哪里……”阿易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合适的词汇,尴尬地接过话题,转而说起水下的事。

“方才入水,多少有了些发现。咳……是类似于你们族人的虚影,像是被怨气侵蚀已久,会主动攻击和进行破坏,”正说着,身上黏着的湿意骤然消失,阿易回头,见汐族祭祀抬手,一道暖黄色的光华落在自己身上。他向实施干燥术的汐族祭祀点了点头,又接着说了下去,“打散怨气之后,它的灵体就消散了,沉入深海之中。”


听到阿易的言辞,几位汐族长老脸色一变,小声地交谈起来。

“什么,这!”

“看来是那个了……原来是这样。”

“难怪这几年一直……”

汐族祭祀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唤来侍者。

“去找族长过来,要事商谈。”

“我明白了,大祭司大人。”


做好安排的汐族祭祀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前往汐族神殿,然后才转身朝向阿易。

“尊贵的客人,感谢您的帮助,”汐族祭祀威严而感激地说道,“您解决了我族多年的困惑,这是我族的信物,绵薄之心意还请收下。”

“这……”阿易想要拒绝,却被汐族祭祀拦住。

“此为我族珍藏的深海矿石,矽人之泪珠。”汐族祭祀手底滑过一道法阵,一小块被鲛纱裹着的晶体凭空出现,浮在阿易面前,“也是您与我族的不解之缘,万望不要推辞。”


阿易推辞不下,只好接过。

揭开鲛纱,白银的泪状晶矿像是吸收了所有日光一般,在他的掌心静默。


评论
热度 ( 7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