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天谕同人】浮生半世 序&章一

背景与世界观沿袭天谕五帝纪元内容,设定与游戏同。


主线CP是炎光(炎天x流光),腐向慎入

副CP未定,职业或NPC,bg腐向皆可,构思中接受点单。


【序】


这个关于世事沉浮的故事,说到底与大多数人的人生并无不同。半辈子的失意落魄,关乎未来的种种猜测尚不分明,常在是非曲折中摇曳不定,也没有什么所谓耀眼的青春或者淋湿的桀骜,有的只是只身行走于漫无边际的世界,将信将疑地践行。其间耽误过多少岁月时光,怕是连当事人都模糊不清了。一路走来,从蒙昧到不断被发掘的真相,也许并不能够一直无所畏惧。心惊胆战地提醒自己勿忘初心。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修行,从故土出发,走走停停,最终到达了一个从未想象过的极远之地。然后那个终点就成了浪子的又一个故乡。


繁华终归极简,喧嚣落于无声。一辈子,也就是这浮云一落几十年。


【章一】远行伊始


从炎天帝院离开,外面已经是深夜了。


秋寒露重,天幕挂着寥寥几颗星盏,路过的风还带着北境赤砂的粗糙,扫在脸上有种迟钝的痛楚。阿易又看了一眼手中展开的调令,摇曳的火光下羊皮纸末端的章印鲜红得刺眼。他阖上双目,像是被扼住了呼吸,久久不能言语,沉默得要与这天地辽阔融为一体。


砥石城,这个他驻足了二十年的城市,早已不是童年被迫迁移而来时,一个暂居之地那样简单了。多少个夜晚,他听着尖兵锤炼的铸造声入梦,雁回石林的风沙已经融进了他的灵魂。这里天空永远被一层郁郁的战火笼罩,展不开原本明朗的颜色。而常年生活在大陆的最边缘的这群人们有的只是勇往直前和不服输的精神,前线便是最高的荣耀。


二十年的停留足以把漂泊不定的游移磨平成为踽踽前行的意志。阿易曾经以为砥石城就是他的一辈子,他可以一直在炎天帝院做他的三阶教官,传道授业解惑,带领承袭了赤帝力量的火文明遗族和掌握炎天门人重振失落的辉煌。他曾经以为炎天帝院是一个不忘初心的组织,培养高级技师和一流的战斗者,为守卫云垂大陆的安宁提供技术和战力的支持。


然而几个小时前,炎天帝院中心会议室的一番讨论。

“虽然我们的三阶教官实力不凡,但毕竟……我听说帝都程大帅家公子历练上个月就结束了?”

“……上校,既然这是您的决定,我等自然没有异议。阿易,你……拿好调令,尽快上任。”

“……是的,长官。”

而现在一纸调令,以及一锤定音的离开。


调令要求他天亮之前离开砥石城,仿佛先前苦心积累下的功勋都不曾存在,这座城市还有这个组织的所有耐心已经消耗殆尽,恨不得早点将他驱逐出境。阿易想了想,从胸肺里压出一口浊气。随后轻轻地将羊皮卷轴收进身后的包裹,他最后看了一眼这熟悉的地界,石块垒砌的城与沉寂的夜色市,停滞在风里屹立不倒的金红色旗帜。

就要离开了啊。阿易想着,心里大概多少有些不甘心。


他即将要去的,是跨越十几万路途的大陆东岸,港口城市苏澜。

苏澜,他不敢想象经历了风沙洗练的自己怎么去享受和煦的海风和阳光。那种遥远的安乐仿佛像是要将他吞噬般,让他陷入了深深的不安。

他张开手掌,深浅不一的掌痕向虎口一直延伸,每一根手指的指腹上都有被磨出的薄茧。这双手常年握举枪卝支机械,属于战火。然而现在……他聚合五指,所能够抓住的只是匆忙赶过的边境之风。


夜沉静得可怕。

阿易看见武器精炼部有硝石擦出的火花,溅起,又掉落在冰冷的石板上,消失在晦暗不明的夜色里,重归于虚无。


阿易在砥石城的中心石阶上站了好久,像是要让永世的月光把此间思绪洗净。时间构造了一个停滞的梦境,直到远处隐隐传来高跟军靴踏在地面上的声音,才将他从中惊醒。他回头望,身着黑色皮甲的女子轮廓隔着跳动着的火焰,出现在了炎天帝院的门口。那是他的师妹,一个同样坚毅的炎天弟子。师妹朝着阿易的方向看了过来,没有屈身追逐,亦没有决绝地转身走进幽暗曲折的回廊。她只是沉默地站在那里,嘴唇蠕动,像是想要说些什么。


阿易并没有看清,十几英尺的距离模糊了视野。

不过他却是明白了。


“不要害怕,燃烧比恐惧更快”,这是在赤帝纪事记载并传承至今的言论,炎天门人拥有最温暖也最为炙热的力量,孑然行走也足以独立于世。


阿易知道师妹不会追过来,更无须追来。炎天门人依靠自己,也相信自己。有时固然期待人生可以按照既定轨道发展下去,但也只有极尽波澜九曲回环,方为真实。


阿易想了想,最终还是放下了心中执念。

可能属于未来,而未来……


在自己手里。


评论
热度 ( 9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