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某个后记

《从前慢》和《何所归》两篇终于写完了。

我总是想,恋爱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爱一个人就能无所顾虑地在一起,那真的太幸福了。
但是如果什么都来得如此轻易,还被会珍惜吗?
珍贵的东西之所以珍贵,并不是它从最初就是最好的,而是它陪伴你走过足够长的时间,经历过不同的情景和选择,你选过它也放弃过它,但是最终发现无法割舍,像是与自己融为一体。

是时间让珍贵的东西变得珍贵,让缘分真的变成姻缘。

这是我之所以构思这两篇有关于恋爱观的故事的本心。

在这个时代里面,大家重视形式而非真实,虽然真实的东西最打动人,但是形式所代表的资本和大数据遍布视野。所以大家习惯爱恨离愁,为虐而虐。
我想写的不是那样的东西。
我想写的是际遇。
我想写的是这个世界如此势利,如此不公正,如此坎坷曲折,但总会有人去坚持他们认为正确的东西。
创作也好,爱也好。
所以他们心念相通,彼此欣赏,互相支持。

中间会发生很多事,流年时运把他们冲散。
但这也理所应当,他们是不同的个体,有着自己的道路际遇与人生。
爱从来不是把两个人合成某个相似的个体,而是让他们彼此自由丰盛,但当他们在一起,哪怕天下为敌,也无坚不摧。

当时写了黎燃和秦与墨这两个原创人物。
我觉得这样人一定是存在的。
像黎燃那样,获得了很多,却为了维持自己获得的东西而迷失自己的人。永远只愿站在巅峰的人。
但是这个世界里起起落落,无论你在哪里,你都必须往前走,不然任何一种跟随而来的力量,都会把你曾经坚持的自己所吞噬。
黎燃最让我惋惜的一点,是他真的有实力。但是他最终没有选择以实力立世,作为他在圈子生存的方式。
他把自己英雄一般的使命渡成了普通人。
但这只是选择。
很令人惋惜,但不是对错,只是选择。

我希望告诉你们的是,正义与真实是稀缺品,因为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大家选取了不同的方式保全自己,大多数人不会把正义和真实作为首选,于是一代一代的人,一群又一群的人,选择在某个时间、在某个节点,委屈一下,将就一下。
然后也一定有人不愿将就。
有的人只是什么都不明白、近乎本能地在反抗。
有的人则是把所有人生都作为赌注,他知道自己日后会有的际遇,但即便是这样,也不愿将就。这是品格,这是选择。
不是谁都能有这样的选择。
这种人很可贵,我很喜欢。

有的时候,我看粉圈里说“劝你善良”。
真的太对了。
虽然无脑玛丽苏文里,所有人都鄙弃善良温柔光明正义这些品质,但我并不认为是它们的问题,只是这些品格被塑造得太轻易,太随便,经不起考验,就显得虚伪。
真正的美好的品格,足以照亮人的心路。

秦与墨,说实在话因为篇幅原因我没能够把她的面貌完全展露出来。
她本质上是一个不断在突破自我的人。她的身上有一种敢于尝试的精神,很正面。
但是她最可贵的一点在于她能够断离舍。
她在专业上是一个工于技巧、精于练习的人,但她亦对天赋与感性心生向往。她没有放弃去尝试拥有它们。
但如果真的不能拥有,她不会勉强自己,勉强别人。
所以她选择将古典和精致作为最终的归宿,哪怕不能拥有肆意深沉、能够打动人的力量,她不后悔。
这也是选择。
人生也是,爱也是。
她的身上有一股凌厉的魄力和气势,你可以说她敢爱敢恨,爱上时候努力追寻,不爱了也能大大方方离开。
很了不起的女性,我很喜欢。

然后这些人命运交织。
廖俊涛与黎燃的际遇,毛不易与秦与墨的际遇。
还有廖俊涛与毛不易的际遇。
他们的每一次交锋,都彰显着他们自己的选择,让他们成为他们自己。

于是有爱,也有怨怼。

但谁的人生里没有不速之客呀。
我们不断相遇,又离开,凭借选择经营着人生的航道。

于是相逢,于是分离。

有的人少走一点,提前离开,有的人多陪一段。
一陪就是一辈子。

所以,在一起大概是这种感觉吧。
我经历过无数多的人,经历过无数多的爱恨。
但你最好,你是对的人。

十年后的故事,我是从《夜尽时》开始写的。那个时候想得并不复杂,只是想去预言一段富于可能性的人生。

但在那个时候我就想说,我给了笔下廖俊涛最好的东西。
那就是是经历。
没有什么比经历更可贵的赋予了。
因为经历,他才不断选择,知道什么应该坚持,怎样才是他自己。
我很高兴,十年之后廖俊涛终于是他自己。

毛毛,我对他最大的担忧是他很善于接受。
我曾经害怕他接受的过多,世界上的人就看不到他真实的面貌。
但是好在还有廖俊涛。

当廖俊涛在努力地成为廖俊涛的时候,毛不易也会尽力成为最初说要“不易”的毛不易。
然后廖俊涛本不太好的运势,也因为有毛不易,而逐渐风生水起。

他们相辅相成十年,终于走到了一起。
不会更早,也不会更晚。
刚刚好。

ps:后记到这里差不多就写完了。后面会零星说些我自己的事。
能遇上廖俊涛和毛不易真的是我的幸运。
自我、创作,与这些相关的概念,都是因为见证他们的选择,而逐渐使想法丰满起来。
写他们的故事,也像是见证着自己的人生一般。

现在他们的事业逐渐步入正轨,而我也找到了想要奋力一搏、背水一战的事物。
《从前慢》和《何所归》的完成,终于让我完成了曾经的承诺,能够放心地去做自己该做的事了。

从去年七月走到现在的这段旅程,也终于到了可以分别的时候。
我见证了他们的未来,也同时期待着自己的未来。

很多伙伴一路陪着我走到这里,有人每一篇下面都给我留言,有人常常在微博与我互动,有人给我发私信担心我的状态。你们在点滴之间给予我的温暖,我铭记于心。很感谢你们时至今日的陪伴,能够认识你们,也是我的幸福。
因为要做自己的事,可能不再有精力来更新其他的篇目,大家不必再等我。
微博那里也是。

原本打算这么说的。
但是想到我们之间已经结下的因缘,就无法把诀别的话说得如此绝对。
舍不得你们呀。你们这些小可爱,真的让我好感动!给你们一个大大的拥抱!

但时间不够是真的。
如果仅仅用相遇的半年来圈住你们未来的期待,我觉得那样也很自私。
所以我说不必等我。
但如果你不介意等我,我会非常开心。

我想再见并非永别,待我得胜归来,一定会再相见的时刻吧!

总之,感谢相遇。
爱你们。

评论 ( 19 )
热度 ( 62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