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逃逸】清醒梦

*廖俊涛x毛不易
*涛涛视角。
*随便码的,没有主题,风格很不亲切。别看。

——————

冷。
簌簌的寒意裹到身上,廖俊涛翻了个身,一下便醒了。

刚过十一,天气说凉就凉了。原本清爽的晚上也刮起了从大洋那头捎来的季风,关了窗晚上也会被冻醒。
四周是寂静的黑暗,外面有压抑的风声和树叶婆娑的响声。
应该是半夜,再睡会吧。
廖俊涛这样想着,一边半眯着眼揉了揉头发,茫然地与黑暗对视,愣了一会才想起来去捡有一半落到地下的毯子。
也是时候给自己添一床厚一点的被子了。他隐隐绰绰地想。

其实廖俊涛也不是一开始就擅长这些细腻的家务事,但是一个人生活的久了,总该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也许刚起大概有点神志不清,所以去客房衣橱里拿被子看到毛不易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所以他还有心思开玩笑说,哎呀老毛,怎么也来我这里?准备和我共度良宵,一起快活啊。
他眼前的那个毛不易脸一下子就红了,热量堆到面门上,扇都扇不掉。廖俊涛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话。
“哎等等,”廖俊涛甚至掐了自己一把,“不是梦啊。”
“老毛你是真来我家啊,你来我家干嘛来着。”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不是最近写歌进入瓶颈期嘛,就过来看看。”毛不易倒是很乖巧地回答了。
这个理由说坏不坏,倒也是有可能,只不过廖俊涛听起来总觉得怪。印象里毛不易也挺忙,他们有各自的生活,以前歌曲瓶颈一个视频电话也都能解决,就为了这点理由千里迢迢过来实在是太大惊小怪。
“我还以为你睡了,”毛不易侧着脸、小心翼翼地瞥过来,好像报着什么期待似的,“怎么突然到这边……”
“给冻醒了。”廖俊涛老老实实地回答,一边从橱柜里拖出两床被子,“你也加一床吧,不知道够不够,冻着了就不好咯。”
“哎你拿着啊,”廖俊涛拿着被子往愣神的毛不易面前顿了顿,“不至于吧毛毛,给你床被子你就感动成这样。”
“恩,超感动啊,想要以身相许。”毛不易反应过来,接茬说道。
“哇,这么夸张啊,好啦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廖俊涛这样很平常地接了梗,但却不敢对视毛不易的神情,他隐约感觉毛不易不是在开玩笑,他说那话是认真的。
但老毛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廖俊涛想不通。


后来毛不易说事情是这样。
巡回演出合唱要拿新歌出来,这项艰巨的任务压在了被隐没的最强创作歌手廖俊涛的身上。时间给的也紧,除了他们登场歌曲的排练,其他时间都得用来写歌。
廖俊涛一个头两个大,所以毛不易才会来。这样说他也好理解了。估计主办方是觉得和毛不易一起写歌,在后期宣传方面也好做一点。不过不管怎么说,廖俊涛自然是乐意和毛不易一起的。

早上排完曲子,把demo做了出来发给了主办方。主办方说行了还不行,还要让廖俊涛上微博互动一下。那也没办法,廖俊涛问毛不易能不能把写旋律的那张稿纸发出去,不过那个上面有毛不易的标注,字太好看了,估计很快会被认出来。毛不易一点都不介意,直说“你发呀你发呀”,好像还有点恨不得快发的样式。那时候廖俊涛光顾着笑,压根没意识到毛不易的激动有多么不对劲。

廖俊涛发出去的微博毛不易马上就给赞了。廖俊涛说他也是高贵,一起合宿的人还要在微博上交流感情。毛不易笑得腼腆,微妙的氛围把廖俊涛搞得反而有点不自在。他只好佯装着刷微博,把其他人的评论念出来缓解一下当下的尴尬。
“你俩也是够了,点赞回复秀得我都看不过来。”还附赠三个doge的表情。
什么意思?廖俊涛不解地看向毛不易。
哎呀,你懂的。
什么就我懂的了。廖俊涛一头雾水,回去翻之前的微博,发现自己之前所有的微博,毛不易都点赞和回复了。概率高到惊人。
但这件事廖俊涛并没有印象,或者说廖俊涛印象里的毛不易并不该这样热衷网络上的互动。
总感觉有种隔阂感。


现在看来“MRZZ”这款节目只是偶像节目,而非音乐选秀,鱼龙混杂的人太多。这也造成廖俊涛他们的朋友圈时不时地要被不那么熟的好事者窥屏,甚至闹事。
有人在微信里看到了廖俊涛发的巡演主题曲demo排练的15秒小视频,然后就自作主张地录了一段自己跟着唱的旋律,po到了微博上,还美其名曰是经得当事人允许的粉丝福利。一副为粉丝着想的样子。
当事人廖俊涛开始还不知道自己是“被允许”了,看到事态的时候才发现有些严重。
单方面的泄密问题已经上升到粉丝骂战,原本@主办方就能轻易解决的问题,已经在小范围之内扩散开来。更何况那位闹事者不知悔改,反把脏水泼到廖俊涛身上。
人为财死。这圈子就是这样。

廖俊涛去阳台冷静了一会,给主办方打了电话。
回来的时候看到毛不易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拿着手机啪啪啪地在打字。
“请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向当事人道歉。”还@了那位闹事者。
廖俊涛看毛不易还未发送的微博界面上这样写着,一脸惊讶地按住他的手机。
“毛毛你要干什么?”

“廖俊涛,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得多心疼。”
“……”廖俊涛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毛不易会这样说。
这是很奇怪的论调。
现在的廖俊涛就站在毛不易的面前,毛不易想说什么都可以,哪怕想要给出一个特别温暖的拥抱也不成问题,廖俊涛不会拒绝。可为什么要发微博呢。
他明明就在这里。

不,没什么。廖俊涛又摇了摇头,感觉有什么地方说不上来的怪。
毛不易这样的说法太直率,简直有几分孤注一掷的意思在里面,实在是不像他。但是理由又很正当——毛不易说他心疼。
以前比赛那会,毛不易不想自己走,在九宫格里哭到说不上话,千百年拒绝综艺和采访的人第一次主动拿起话筒发言。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那样的不公正、没有那么需要抵抗的东西,也有更好的解决方法,毛不易又为什么会有这样强烈的意愿,偏要用这样的形式来传达声音啊。
这种心疼,简直新奇得就像是换了一种方式。
像是一次性否定了过去,先前所有忍耐的东西都变得不能忍耐一般。

“那你呢老毛?”
这样做无疑会对刚刚赢得冠军的毛不易造成致命的打击,多少媒体就盼着毛不易出点事。他从比赛起一直都谨小慎微,怎么现在突然……
你自己就不重要了吗?你不写歌了,不要你的音乐了吗?那不是你在这个没有什么好说的世界里唯一还能说的东西吗?你都不要了吗?
“你最重要啊。”
不,不大对劲。这个立场太奇怪了,毛不易不该关心自己到可以玉石俱焚,明明会有更好的方式。
“你这一路过来太辛苦了,总得有人陪着你。”
之前那样的陪伴不是更好么?
“我一直都在,廖俊涛。我陪着你呢。”
我知道啊,但这些不需要证明啊。
毛不易每说一句,廖俊涛的心里就掀起惊涛骇浪。
——你说得对,但为什么要去强调常识呢?

所以廖俊涛说,毛毛你清醒点,我不需要你那样做。你知道这件事的后果,真的没必要。
但毛不易竟然出奇地固执。
“你就当是我为了我自己,必须这么做。”
像是被什么不可抗力控制。

这话简直太令人感动了,廖俊涛感动到有点想骂人。
这得多感人啊。毛不易爱他爱到放弃底线,连自己都不要了。
可一个人把他生存的全部意义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凭什么又为什么呢?
毛不易原本是一个永远按自己节奏生存的人。

“那比赛刚比完,第二天我就拿出职业规划说以后我一定要怎么样,也不现实。”
“别说迷,也就刚比完,要说迷也没迷到哪去,就正常嘛。”
“我比较喜欢听友这个词。”
“颜粉?我觉得他们真虚伪。”
以前毛不易说这话的声音在脑海里一层一层翻上来。


“你是谁?”廖俊涛突然地问了。
“你没事吧廖俊涛……”毛不易伸出手,准备去摸廖俊涛的额头。
廖俊涛退了一步。
“告诉我。”
这个问题太荒唐,弄得毛不易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廖俊涛问得太认真,他只好回答。
“……毛不易啊。”
“那我是谁?”廖俊涛死死地盯着眼前人,眼里满是悲戚。
“你…果然还是感冒了吧,走我们去医院……”
“如果我是廖俊涛……怎么能容许毛不易变成这样。”廖俊涛绝望的声音从收敛的下颌传来。

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如此独特的毛不易变成另一个人的附庸。
他怎么能?
如此欣赏毛不易的廖俊涛怎么能直到如此境地都还无动于衷?
廖俊涛怎么能就这样纵容毛不易抛下他辛苦迎来的荣誉、未来以后漫长的人生,只为了让自己好过。

他们可以相辅相成地活一辈子,但是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渴望对方用牺牲自己的形式去成全另一个人。廖俊涛当时走,已经让毛不易撕心裂肺。同样的痛苦,如果要让廖俊涛来感受,他又要拿什么弥补,因为耽误了毛不易而造成的这份亏欠呢。

这个世间有且仅有一个毛不易,看尽了烟尘,选择了大多数人接受的生活,却总藏着点耿耿于怀的不甘心。但若有一天,他的那点不甘心都烟消云散,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恰到好处,完完全全地接受了这个世界关于生活的全部定义……
廖俊涛没有办法想象。
就像曾经的毛不易没有办法想象自己会在现实接连的挫折里一蹶不振一样。
那种状态,虽生犹死。

所以廖俊涛从来没有哪一刻如此希望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个梦境。
后来当他真的醒来,他也几乎是全身脱力、声嘶力竭。


他醒过来,宿醉之后的脑袋依旧隐隐作痛。他看手机,时间是十月十一凌晨四点,毛不易的庆生微博在微博首页的第一条,一张丑丑的自己的照片。
也不找张好看点的。廖俊涛笑了,也像是终于松了口气。昨晚毛不易连夜飞北京,这时候有空发微博估计是差不多安顿好了。
廖俊涛发微信给毛不易,问他到了没。毛不易也发,说到了。然后又丢了个惊讶的表情,说都这个点了还关心我行程,你是狗仔吗?太敬业可不好,赶紧睡去。廖俊涛看着屏幕上那个一扭一扭的团子,就情不自禁地笑了,甚至还有些怀念,心想这样的毛不易才亲切。一边又打字说他,你还说我,你微博放的什么图,也不把我照帅一点,你手机里是没图了么?你等着。
然后就去在毛不易的微博下面回复,“你是狗仔吗,?我是”,还特意用了俏皮一点的风格。
结果收获毛不易占满屏幕的一沓表情包。用的还都是廖俊涛的图。
廖俊涛对着手机哈哈哈地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自己的表情包还能这么开心。

如果真像梦境里那样,自己又该怎么和那样的毛不易相处呢?
这是未知的,他们的现实也只有一种。
廖俊涛晃着脑袋,一边跟远在北京毛不易胡吹海吹,一边不动声色地告诉他让他多穿衣服注意保暖。毛不易也回,列了一打子治宿醉的清单,最后以渴望你早日来北京一起共同生活的美好夙愿作为结尾。
圆满。

廖俊涛聊完那一溜也觉得自己可以放下手机,安心补觉了。临睡前他想,这样是最好的。

我不要你事无巨细地一一回应,你只要是你,哪怕远在千里之外,我都安心。
因为我知道——
无论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你都会来。
你从来没有离开。

——
后记:
没有要说的。
都在故事里。

其他故事在写,估计还有两到三篇。
另外,无言歌这个视频我剪的很用心,希望你们能看看。av15231424。微博也有。

评论 ( 30 )
热度 ( 153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