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逃逸】人烟处

人烟处

*廖俊涛x毛不易。
*涛涛视角,意识流。0923明日之子最后一期的相关故事。
*可以视作《夜尽时》的前文铺垫。
*ooc注意。

——————

廖俊涛发觉自己情绪不对,大概是在终场彩排的时候。

那时,他望着台下来往的人群一阵恍惚,还被导演笑骂着数落了一通。事后毛不易有点担心地问他怎么回事,他想了想却又说不上所以然,只说大概是连着彩排累着了。
事实又是怎样呢?
廖俊涛回想当时脑海里印下的场景——舞台下熙攘的人群以及热烈的氛围,动人的情话、直白的爱语以及只为一个人而专注的思念在此汇集,与初来时的空荡冷清简直是天壤之别。
他隐约觉得自己与面前这份热忱有些格格不入。

正式直播很快就开始了。
好像也不过几个小时,就很突然地开始了。
灯光从穹顶落下,舞台燃起呼声,一瞬间每个人的嗓音炸开,廖俊涛跟上步伐,同所有人一起走进光里。
廖俊涛侧头望了一眼,其他人的脸上多少挂着轻快,毕竟比赛已经走到了无须胜负的一步,他们也终于能够放下往日沉珂,堂堂正正地放开唱了吧。
可是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呢?
自己理所当然地是在这里了,为了毛不易。可是这里的灯光、欢呼和热烈,无一为他准备,他又凭什么心安理得。
手里的话筒发沉。
廖俊涛眼底绚烂的四周,总让他有种如今就是最好的时代的错觉。



马上就是毛不易的演出了。
廖俊涛晃了晃头,告诉自己还得振作。
毛不易是个创作歌手,不是演出家,任何形式的表演都会让他自成结界的演唱变得慌乱。眼神经过训练,走位遭到安排,偏要生搬硬套别人所理解那副相亲相爱,太难了,这对毛不易来说太难了。静谧对他而言才是最好的。
但这个舞台期待话题,既然这是被认可的东西,那也没办法。毕竟创作歌手不能只靠创作生存。
廖俊涛又暗自看了一眼毛不易——手在抖,虽然克制得很好,但好像还是在紧张。

毛不易需要他,廖俊涛是懂的。
何况毛不易的人气也需要他。
所以他得尽力。

所以廖俊涛还是像往常一样地笑,一副随处逗乐、高贵从容的样子,开场的时候一路配合,高喊着“最强厂牌毛不易”的名字,好像也不会显得用力过猛。

只有毛不易感觉到了他的勉强。

三个月的真情演变成充满话题的表演,说不上是好是坏。歌是好歌,也用心唱了。
但最终面对镜头的廖俊涛,退开一步。
退开的哪怕只是一小步,在毛不易眼里也似乎鲜明到可怕,以至于他几乎瞬间是在拽住了廖俊涛夹克的垂绳。
廖俊涛感觉到了他的挽留。
廖俊涛被毛不易猛然牵住,身子一个趔趄,但面上依旧维持着爽朗的笑,摆着两只手与观众谢场。
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后来大大让他们一人一句送给毛不易。廖俊涛想,又能说什么呢?如今的自己能决定什么吗,又或者能够挽留什么吗?
但是他还是说了——
“不要管结果怎么样,你就是最棒的。”
你已经走过来了。你已经度过了叠叠的黑暗,终于走到了可以不计后果的、他们曾经渴望的公正的舞台,所以只要去唱,就够了。
如今的毛不易,只要去唱,就一定能把他的深沉他的态度他的才华传达出去。
如今的他,值得被这个舞台珍惜、重视。



后来他想,自己又想通过这短短的一句话寄托怎样的真实呢?
廖俊涛心中不由晃过陈萝莉的那个v字。那个风生水起的手势,他在离开这个舞台时也用过,似乎已经潜移默化地成为他们这群人中隐秘的暗号。
他在开场秀结束以后的那个瞬间,宣誓明日的握拳之后不自觉地摆出这样的手势,又是想要寄托怎样的真实呢?



大屏幕上开始放晓楠老师对毛不易的采访。
——小时候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同的孩子,但是越往后走,你觉得其实自己也没什么不同,就是那种泯然众人的感觉

——走到现实生活里,汇到人流里的那种感觉
……但其实没有人认为自己是平庸的人。

——对,我有点不甘心。

毛不易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随意得像是一笔带过,却让廖俊涛几欲窒息。
每个拥有才华的人,其实心里都藏着股隐秘的渴望,期盼着自己能承担些什么,想把这个世界诠释给人听。所以他们才要拼命地往前,多走那么一点点,走得更远一点。
所以廖俊涛先前那些莫名的情绪终于变得有迹可循。
所以廖俊涛才会在那个瞬间对自己有过一丝的怜悯吧——所以啊廖俊涛,你为什么停在这里啦?

这个世界是怎样的,又有着怎样的定义?他们一群人站在这里,被人观望,被人评价,贴上标签,决定了去留。初来独秀赛道时,廖俊涛就说自己长的一般,是个创作歌手,又何尝不是感到了这种落在时代里的悲哀。没有先声夺人,就会被时代的洪流慢慢掩埋。这个世界很快,根本没工夫停下来看你多认真地要去说一段曾被世界割裂的伤痕。身具才华,人气垫底,似乎是在说才华也没什么了不起。

每个人都背负使命而来,有着各自需要跨越的壁垒——有人张扬炫目,但心里藏着易碎的脆弱;有人丰富可爱,却让人捉摸不到真心;有人干净明亮,可至今存着走不出的过往;有人淡然洒脱,看透了这世间的刻意或者偶然的安排,只是有点孤独。
廖俊涛想,自己大概就是有些孤独了吧。哪怕是自己这样云淡风轻的人,也会想被人告知,这个世界还需要创作歌手,这个世界还想听有人来唱淡淡拂过心头的、恰到好处的歌。

廖俊涛在台下默默地听。毛不易的歌声在现场回响,寂寥的情绪被音响扩的很远很远。
所以啊廖俊涛,为什么只有你停在这里?



毛不易唱的是《盛夏》。
他唱“就回来吧,回来吧,有人在等你呀,有人在等你说完那一半没有说完的话”。声音就那样静静地从音响里淌出来。
廖俊涛知道。
几个星期前,自己曾抱着吉他、倾注所有技巧地唱,“还有很多话放在其他歌里,你们自己去找吧。”后来那首歌成了离别的最后一首。
毛不易自然舍不得他,不然一直羞涩的毛不易不会在陈道波偷偷潜入、要录直播的时候,突然严厉起来,非要打断这首正在练习的《很多事要唱》。毛不易是懂自己的,他懂这句话这首歌这句词的真心,所以才一定要这么做。他想维护“很多事要唱”的承诺啊。

很多事要唱,几乎要变成预言,最后却成了遥遥无尽的谎言。

廖俊涛煞有其事地对自己说,所以你看看,走到现在的毛不易得有多遗憾。
所以廖俊涛知道,现在毛不易在对他说,就回来吧,回来吧,有人在等你呀,有人在等你说完那一半没有说完的话。
不是对别人,就是在对他,对他一个人说——
你回来吧,我想听你唱后面的歌啊。

——回来?
廖俊涛低着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廖俊涛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每一个时刻总有人有想要经营的事,想要维护的人以及顺势而走的风向,廖俊涛站在边缘,呼声甚少。所以如果现实分裂出的规则层层逼近,让他无路可走——要么冠冕堂皇地赢,要么光明正大地输,那他也一定会选择后者。但这些或者那些、安排或是偶然,说来说去,也不过是“不幸运”罢了。
20多首原创只唱了一半不到,差了咫尺毫厘的那么一点“幸运”,这就是结果了。
这个舞台曾经属于他。



最终的结果出来,所有人都汇集到场上,缤纷的光洒下来。
这光有些刺眼,终于平复了心情的廖俊涛想。这是从并不敞亮的世界里走出来的人群,是自己掉了队。
所以他默默站在所有人之后,躲在叠叠的人影之后,一副沉默的表情。

但他盯着右手边的屏幕。毛不易人气居高不下,他终于放心了。
横亘在时代中央,那巨大又无形的壁垒已被跨越。他以及很多人,终于把无法看见未来的毛不易送到了可以预见的未来。
廖俊涛合住眼,不住地点头。
这样就好。
只要还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哪怕不是自己。这样就好。

毛不易上去领了属于他的白金唱片。
廖俊涛就透过人群之外的缝隙,沉默地看。

毛不易在所有人面前说是自己幸运,神情依旧是有点胆怯的样子。
毛不易深深地鞠躬,不安地向旁边一瞥想要寻找谁的身影。但是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他相当克制地抿了抿嘴,神情有点低迷。在张大大宣布谢幕之后,他再次偷偷侧过了头,视线同样穿过了人群。
应该只有三秒。
人群之中的毛不易望着人群之外的自己。
中间是因为一段故事落下帷幕而畅然微笑的人群。

直到这一刻,一切尘埃落定。经历过辛酸谩骂,荣誉欢呼,所有人都能够放下情绪,仅仅是单纯地沉浸在这样隆重的结束的氛围里,去狂欢,去纪念。
不畅快的只有他们。
只有他们两个人。



毛不易的落寞,廖俊涛都看在眼里,但他制止了自己。他一直维持着这样的距离,直到大合照结束。
一人之隔,中间就是万水千山。

廖俊涛看着,看着人群之中抱着花束却一脸委屈的毛不易。看着他那副并不很高贵的眼镜底下红透了的眼眶和死死抿出红印的上嘴唇,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心里一阵酸,发现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到了毛不易身边。
大概是心疼吧。

廖俊涛伸手搂过毛不易的肩膀,正打算拍拍他肩膀就恰到好处地退开,却没想到毛不易一看到自己,就立即抱了过来,连带两束花栽进自己怀里。廖俊涛一口气没喘上来,有些艰难地避开花束里戳人的黄莺草和巴西叶,看着眼前一米八、却委屈地刚刚好抱在怀里的大男孩。这位曾嬉笑着说自己是业余巨星的人分明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巨星,一步步艰难地走来,终于荣光加身,怎么还一脸委屈。
廖俊涛想说话,却感觉肩头有点湿。

“廖俊涛,我这有两束,就老师们给的两束花。一束给你……你要收下,你收下吧。”毛不易喑哑的声音从自己肩窝断断续续地传过来。
廖俊涛想要拒绝,但是看着这样的毛不易,纵使心底情绪翻涌,话堵在嘴边迟迟不敢落下。
“……好啦毛毛。你夺冠啦,是你的荣誉啊。”
廖俊涛轻轻地拍了拍毛不易的后背。
毛不易突然抬起了脸,“是你的啊。”
“要不是你,我走不到今天。”

“但是老毛……你凭借自己的努力走到这里,不该被人打扰。”
廖俊涛终于真真切切地把今天积攒的实话摊到了明面。廖俊涛想,哪怕是自己这样的人也会有一些固执。这样的时刻、这样的氛围不去打扰,是他的固执,也是他不愿透露的小小的尊严啊。
“别说这种话,你都走了,我成冠军……太狡猾了。”

那么就这样接受的我难道不卑鄙吗?
不过……算了。
廖俊涛有些无奈地吐了口气,心想,最终还是这样的心情打败了心底那一点自以为是的故作成全啊。

“好嘛,”廖俊涛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样的说法,一边问向毛不易,“那我拿哪一束?”
“这束吧,这束好看点,像你。”
“什么东西就像我。”廖俊涛拿着花,反复看了几眼。
“这个,这个蓝蓝的……”毛不易竟然还认真地指了。
廖俊涛看红着眼的毛不易嘴角开始扬起微笑,不免也觉得有些好笑,“巨星满意了?”
“嗯,”毛不易欢快地点头,抿起的嘴角一抹羞涩的笑。
“太满意了。”




廖俊涛后来想,毛不易夺冠本身就是一种奇迹。他的奇迹是这个时代里千千万万仍旧渴望听见真实的人,内心呼声的汇集,一点一点从浮华表面的光鲜之下渗透出来,凭借温度慢慢、慢慢地铺满,终于构建出的。
所以无论这个世界怎样,总会有人在。有人顺应繁华,也总会有人不屈服。所以总会有像自己、像毛不易的人,来传达类似的声音。总会有人来听像自己、像毛不易这样的人所传达的声音。
不必担心无人应和啊,你与世界互为表里。

毛不易说是自己幸运。
那么属于毛不易的这份幸运,是否也有他堂堂正正可以承认的部分呢?虽然廖俊涛并不想承认,但这是事实。
一路下来,他们彼此搀扶才走到今天。他有感于毛不易的深邃,觉得像他这样的人一定能留到最后。毛不易又何尝不是?
毛不易又何尝不是这样深刻地感受着廖俊涛的体贴与洒脱,坚信这样纯粹的人会走到通透善良的未来?

所以啊。
倘若这真是个最坏的时代,是非黑白统统颠倒,为了繁华不近人情……倘若真的是这样。
至少他还有你。
至少你还有他。

所以就相信吧,廖俊涛。
这人烟汇聚之地,迟早还是会有属于你的位置。

————

本篇同名视频《人烟处》已上传b站,链接如下。

【廖俊涛x毛不易】【毛桃cp】人烟处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4920553/

或搜索  av14920553

————

后记:
这篇很难,比之前还要难一些。想写出情节,其实最终写出来还是一些很琐碎的情绪。但我想一些想表达的点大概还是有说出来的。仅以此篇献给廖俊涛,以及他一路走来的艰辛、静默的坚持还有不动声色的温柔。

0923最后一期看完,第一时间是感觉自己看到了涛涛不太一样的一面。
在我印象里,也许可以用开朗、洒脱、纯粹之类的词汇来形容廖俊涛,但又似乎不太确切。我觉得涛涛的心底其实藏有股不露锋芒的傲气,这股傲气来源于他对音乐的坚持。
对毛毛而言,音乐是兴趣。他是爱的,但因为他太懂现实,所以能坚持就坚持,不能坚持大概也能接受。
而对涛涛而言,音乐是梦。所以他可以接受现实,甚至倍受伤害,但不允许改变。
所以也正是因为这样毛毛才会对这样的涛涛心存憧憬,付诸依赖。

“爱的多的人总先掉眼泪”,这句话放在“热爱”这个概念上也是一样的。不然涛涛不会因为萝莉的那首《大喊大叫的流行歌》潸然落泪。那首歌里一定有涛涛曾经经历的疾苦。
只是涛涛他太温柔,生活总是笑笑一笔带过,不会把愁苦放到明面,让别人沉重。

其实人的拯救是相互的,一直依赖着涛涛的毛毛,没准也正是用这种真诚的需求,使涛涛走出了他想要藏起来的苦痛。
他们是相配的,同样也是相合的。
所以在涛涛体贴地对待毛毛、仿佛拯救了毛毛的时候,毛毛也用他的细腻和依赖拯救着涛涛,告诉他一路以来的坚持都有意义。
——我愿意听你的歌。
——世界选择让我成为所有人的巨星,但我的巨星只是你,只有你。
以上。

祝两位正主前途似锦,友谊常青。
愿真诚努力温柔的人被时间祝福。

ps:此文有同名视频。b站链接见后记前的部分。
另感谢颖儿的大力支持!有你帮助视频修正及导出,这个片子才能最终生成。再次感谢!

评论 ( 57 )
热度 ( 398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