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木

fate言金
FGO萨莫
RPS廖毛
-世界那么大,谢谢你能来-

【逃逸】夜尽时

夜尽时

*廖俊涛x毛不易。
*十年以后的故事。
*毛毛视角,意识流。大概想表达的是时代洪流之下,孤独灵魂彼此吸引的故事。
*ooc注意。
——————

北京的音乐节终于落下帷幕,在音乐圈内一直不温不火的廖俊涛终于获得了有生以来第一个有重量的奖项。身边一帮朋友开心到不行,一群人下了颁奖典礼就找了家馆子又喝又闹,到最后把廖俊涛弄得招架不住,一个人跑去天台吹风。毛不易不放心,就跟了出来。
这天恰巧是个晴天,空气尚且不错,就是到了夜晚,层层夜色也并不恼人,沉沉远山呼应着几点零星的光。所以走到天台的时候,倒是毛不易有些庆幸了——兴许有机会说上几句吧。
毛不易赶完南京的访谈跑老远来给老朋友捧场,本来也是想说些什么的,祝福或者体谅之类的。但刚才饭局上大家轮番上阵炒热气氛,他嘴皮子一抖再抖错过了最合适的机会。明明十年以来,走得最远的是自己,见过的风浪也足以应对这种场合才是。到最后也只能端着架势看着酒一巡一巡地过,看大家细数廖俊涛的这些年,说他苦尽甘来,总算有了出人头地的一天。廖俊涛不否认,也就热热闹闹地笑,和大家碰杯,一如既往地不扫兴。其实也只有毛不易知道,所谓的苦尽甘来,也只是廖俊涛不想走捷径。他坚持音乐,包括坚持音乐里最真的自己。

“嗯,毛毛?……你怎么也上来了?”廖俊涛回头,大概是听见了脚步声。
“就……不太放心你,怕你一个高兴酿成悲剧。”毛不易抖了抖嘴皮,垂着眼睛轻声回答道,似乎有点太过谨小慎微。他本来想大大方方地开廖俊涛的玩笑,说一些油腻却真心的话,比如“今天就是巨星也得跟主角走啊”之类的。但后来一抬头看到廖俊涛的眼,心里一颤,就吐出了毫无亮点的实话。
“哎呀,这倒不会的啦,”廖俊涛知道他是在说自己酒量不好,笑着晃了晃手,“记得不?上次在上海我还喝过了你的咯。”
这么一说毛不易才想起来,在各自发展的这几年里,廖俊涛酒量越发地好了。原本醉酒了以后满身破绽,在微博上口无遮拦、毫不掩饰内心狂野的人,也在不知什么时候百炼成钢、变得滴水不漏了。
一个人要多么拼才能把自己的弱点掩盖过去?毛不易想想都觉得难过,但他斟酌字句,说出一句恰到好处的“那就好”。
廖俊涛盯着毛不易看了两秒,像十年前一样笑起来,明媚的神情落在眼角,一副看不得别人苦闷的样子。他轻轻松松地说,“什么表情嘛,开心点开心点。”

这种样子的廖俊涛真的很难不让毛不易想起以前。

十年前,网络选秀刚刚兴起的那会,毛不易廖俊涛他们一群人都去了那个叫做“MRZZ”的节目。二十出点头,说起来是天真——信誓旦旦要在平台上一展身手,好在胜负过后全心追梦。但说到底,不过是傻气罢了。被粉饰过的妄想,连考究都经不起,更别说台前幕后别有用心的编排。扎根于互联网新生代的娱乐体系漏洞百出,为搏眼球可以说已经是不要原则。
为了能在变化诡谲的赛制里生存下来,毛不易他们当年也是想尽了办法。廖俊涛每天有空就抱着吉他在那弹,他看毛不易不太熟,也就凑过去教他。后来毛不易发现廖俊涛看字会跳,就默默坚持念出来给他听,廖俊涛也发现了,就感激地笑,搂着毛不易的肩膀,用不标准的重庆式普通话说着谢谢咯,然后不厌其烦地给写满标注的曲谱再添一笔。其他人该练歌练歌,该练舞练舞,每一个人都像是疯了一般想把自己所拥有的发挥到极致。因为人超越世间的凭依除了情感,只有潜能。
但即便是这样,人还是会有极限。他们孤军作战,留存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不断有人离开,床铺一个一个空出来,曾经一段时间笼罩着他们的是空前的绝望。
年纪最小的钟易轩来串门的时候,一路看过还挂着挂画的宿舍走廊,进门就说,人怎么都走了。声音里大概还有几分愤懑或是悲壮。廖俊涛那时候放下了手中的吉他,按着钟易轩的肩膀让他坐到床上,拖长了音,还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哎呀,别想那么多咯,”一边又拉开抽屉,翻出厚厚地一沓稿纸,“那个对了,我帮你看了下旋律,你自个在看看咯?”结果在钟易轩看稿子的期间,廖俊涛又在练新的调子了。

毛不易在一旁看着,默默觉得廖俊涛想说的其实是——“但我们不能不要原则。”

毛不易承认自己一直是个挺悲观的人,就算牵强地把希望缝进歌词,也终究掩不过自己骨子里对于命运洪流的喟叹。所以他才觉得廖俊涛神奇。廖俊涛明明和自己一样孤独,一样颠沛流离,一样地被生活嘲笑,但他却能毫不在意地笑一笑,不被苦涩占满地一路唱下去。
廖俊涛自然有才华,这点毋庸置疑。毛不易可以用大把的篇幅毫不费力地去形容。但他觉着廖俊涛真正的才华在于看透不说后,依然坚定。
就像是在茫茫黑夜里眼底一直印着白昼的光。
这样的廖俊涛就是他的光。

可是廖俊涛竟然走了。
彩排时的感动全作幻梦一场,没有凛凛的灯光,没有升降电梯和九宫格。面对直播现场的故事走向,廖俊涛做出了最像自己的选择,淋漓尽致地表演,然后谢幕,洒脱到无所畏惧。洒脱到毛不易不得不接受这弄人命运的安排——代替那个提前离开的人成为冠军。
这样说并不是出于愧疚之类的。
而是毛不易觉得,这份本该属于廖俊涛的殊荣,没有成全他而是成全了自己,太可惜也太浪费了。

此后十年,廖俊涛为了他自己的这份坚持历经坎坷。

高开低走的选秀生活结束之后,也有一些音乐类直播节目慕名而来。说是请廖俊涛去唱歌,但实际上也只是看中了先前的话题效应,全程大谈特谈过期的冷料。但廖俊涛很配合,总是开朗地笑着回应尴尬的氛围,然后再有分寸地透露出一些昔日好友的行踪。毛不易想他大概是看透了,节目组并不是想要他展示多少才华,而是想通过压榨他剩余的友谊来吸人眼球罢了。所以哪怕节目组提出“只弹之前比赛的歌”这种无理要求,他也能应下来。私下的时候,廖俊涛也总说现在挺好,是自己需要机会,多些机会露面没准就能把歌唱给更多人听。看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毛不易只觉得好心疼——廖俊涛不是不在意,他三天两头就写旋律发到微信上给他们听,加起来歌有厚厚的一沓……但这世界上还是会有努力和正直到达不了的地方。
那段时间,廖俊涛公司接的活动总是类似的几款,估计又是嫌人气一直不高,所以压着专辑不发。时间久了,大众眼里对那位创作才子廖俊涛的印象逐渐褪色,一些质疑的声音开始兴起了。有人说他已经才思枯竭,有人说他沉迷综艺无心创作。说到后面薛之谦老师都有点看不下去了,私下跟廖俊涛公司沟通,让廖俊涛跟自己一起写歌。
黑暗里哪怕是一束光都能打开豁口。有薛老师帮忙,廖俊涛的路总算是走得顺畅了一点。开始有一些知名歌手找廖俊涛约歌。参加过同一节目的华晨宇老师也有意提点,不仅邀请廖俊涛去参加商演活动,还在活动中即兴编曲,共同创作了英文歌《Loop In》,算是为他在圈内打响了口碑。
廖俊涛终于有了点火起来的架势,手里接到两项稍微大一些的企划,一个是番茄台的原创歌手选秀节目,一个是新专辑发布。公司的意思是趁热打铁把歌选好录好,再趁节目期间放出来,策略很正确,就是时间有点重。为了尽快地把专辑的歌录出来,廖俊涛在去节目的面包车上校音,把专辑的旋律词曲过一遍,标注出可以完善的地方,然后录完节目就马不停蹄地回录音室录音。

有一天廖俊涛发了个音频文件到群里。毛不易点开听,前面都好好的,是好听的歌,到了1分46秒突然人声弱了下去,然后“咔碰”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到地下的声音,接下去就是一些慌张杂乱的人声混入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啊……廖老师!你还好吗?”
“哦哦好像没事……嘘,他是睡着了。”
微信群里其他人听完纷纷吐槽,所以你录个歌都能睡着闹哪样。廖俊涛发了一众笑到打跌的表情,然后发语音说,我拿亲身经历告诉你们要注意休息,不要深夜录歌,不然就会像我这样,很尴尬。最后三个字还特意拉长了音,仿佛能隔着屏幕看到他鲜活的表情,把群里人都逗乐了,白眼和吐槽此起彼伏。毛不易想了半天,心疼的情绪还来不及酝酿成符合时宜的文字,就看到廖俊涛在群里cue他。
“特别是你,老毛,别熬夜咯。”
当时的毛不易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反反复复地响——这个人得有多傻,自己忙成这样还想方设法去关照别人?
这样的事后来还有很多,多到毛不易都不忍心数,仿佛一数就不得不去再一次面对廖俊涛的深情。再艰难的时刻,廖俊涛都没有忘了朋友。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所以后来毛不易给电影《风华》写片尾曲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廖俊涛,问他要不要一起。电影是好电影,曲风和他也是搭的。廖俊涛应了。
也许是机缘到了,导演听完两个人合作演唱的曲子觉得意外合适,又听说廖俊涛是词曲歌皆擅长的创作型歌手,圈内口碑不错,就把剩下的一首插曲交给廖俊涛自由发挥。说实在毛不易是开心的,不只是能和廖俊涛合作,而是他终于帮了廖俊涛,终于让廖俊涛被这个不重视他的世界看到。所以那段时间毛不易很庆幸,觉得自己率先出道总算有了那么一丁点意义,而不至于再对早年选秀的那个结果耿耿于怀。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电影开播前夕,男一号突然提出要自己演唱廖俊涛创作的插曲,说是更能符合电影中主角的心境。导演自然是找廖俊涛商量的,但是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男一号的那位演员,是国民级别的鲜肉男神,早年偶像剧出道,最近似乎是有影视音三栖发展的倾向,所以工作室才做了这样的安排。
毛不易回想知道消息那天自己的反应,自己都觉得很难置信——那是前所未有的大胆,那时的自己几乎是瞬间做了决断,沉默地退出了正在播放的粉丝直播间,拿起手机就给导演打电话。电话那头的导演沉默良久,把该男星演唱的版本放了一截给毛不易听——音频里的歌声水准不上不下,没有明显的失误,但澎湃起伏的旋律相比明显黯淡许多。导演说,这个风格…放在电影里确实会真实一点,总之也和廖俊涛那边协商过了,会让他先把歌发出来,这里的算翻唱。毛不易听出了导演话里的欲言又止,也算是明白了这件事背后大概有他无法触及的其他力量在引导。
在这部能够成为话题的现象级电影里,出现于高潮部分的那首歌,就应该是廖俊涛的歌,也是只有廖俊涛能诠释的歌。那样的旋律,那样的词曲,那样的歌声……对于这部优秀的电影无疑是最为契合的。
这没错,是真相。
但是在这个世界里,真相重要么?
毛不易挂了电话,只感觉心头发冷,什么话都不想讲。这些年看到的那些关于廖俊涛受到的所有不公正的过往,零零散散地回放,在眼前堵成密不透风的黑暗,压得人几欲窒息。

后来毛不易有去咨询过一些圈内前辈们的建议,大概也是存了一点隐晦的希望,想能让老师们多少能帮一帮廖俊涛。但大多数都说,这事得静观其变,见招拆招。估计是看到了这个圈子里潜藏在表面下,来往反复的风浪。只有一位老资历的前辈跟他敞开天窗说了亮话,是非成败都是命数,求不来,躲不掉。毛不易是听懂了,但同时又变得盛满悲哀。
毛不易不是一个执着的人,所以他能说“生活里的事,梦想也好感情也好,想要坚持就去坚持,不能的话也没关系”这样的话,这是他的态度。但廖俊涛不一样。如果有一天命运把一直很坚持的廖俊涛逼成了这个样子……毛不易甚至不敢再往下想。

电影《风华》的宣传还在有条不紊地推进。男星版的那首《慢慢》被剪进了片花,随着播放次数,在微博和各大影视平台上激起了千层浪。很少有人注意词曲作者那一栏的三个小字。廖俊涛置顶的那条发表新歌的微博,相比之下也寂静得让人心疼。毛不易惆怅,暗搓搓地用常年只发广告的微博帐号给廖俊涛点了个赞,希望有心人能发现,多少给他一些支持。当时的毛不易真的以为事情再差也不过是这样了,所以他哪里能想到真正电影上映后的腥风血雨。
——院线正片里所用的插曲《慢慢》仍是廖俊涛版的。
这种失误激起了广大男星粉丝的强烈不满。所以首映会后就开始有人提出了质疑,且声势不断壮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剧组方面又迟迟不予解释,最后与这件事关系密切的廖俊涛就成了众矢之的。他们一直逼问,却又不信真相,源源不断将这一事件曲解为廖俊涛想要博取关注的别有用心,把半真半假的说辞灌注于网络,于是让廖俊涛道歉的人越来越多,一时甚嚣尘上。
毛不易不理解,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廖俊涛会遭受攻击。这件事从头到尾和廖俊涛没有一丝关系,他们不去苛责失误为何发生,反而要来栽赃一个用心写歌、用心唱歌的人,简直荒唐。
其实毛不易回过头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这样早该认清的现实激起了义愤,他甚至很不像自己地要去为廖俊涛辩白,要对茫茫不讲道理的网络倾诉真相,只因为不想让世人觉得廖俊涛是个笑话。
廖俊涛那时制止了他。
他说,毛毛没事的,都是安排,会过去的。
他说,我们一起写了歌,别连累你。
毛不易看着廖俊涛,难过得快要说不出话,最终还是说了好。

结果,廖俊涛又变得一无所有,先前那些似乎要火的趋势也在这场闹剧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后廖俊涛依旧写、依旧唱,但一直不温不火。
然后轻描淡写的十年就这么过来了。

十年。
都十年了。
如今廖俊涛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眼前,穿过风浪人烟,明澈得一如往日。毛不易偏偏头,反倒有点不可置信,他抹了抹发酸的眼角,暗笑自己大概是有点触景伤情。
他已经挺过来了不是吗。毛不易这样对自己说。开心点吧,纵使有感于命运坎坷,也开心点吧。

“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恭喜你。”
“说什么呢毛毛,太见外了吧,一点都不高贵,”廖俊涛有些抱怨地说,然后又很快地凑上去给了毛不易一个拥抱,“好嘛好嘛,谢谢咯。”
“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惊喜的样子。”毛不易似乎听出了些许的嫌弃。
“就是那个咯……得了奖以后还是有好多事要做的哇,写歌,出专辑…这些,就其实也还好啦。不过你们来庆祝我肯定开心啊。”

这样的说法,相当让人怀念,就好像时间过去这么久却什么都没被改变一样。
眼前人的身影,三十好几却依旧是一副乘风少年般的写意模样。被夜风鼓动的衣角起起落落,在热闹消退的寂静里清瘦得只有咫尺之隔。
20cm,不,大概只有15cm。
他就在眼前。毛不易硬生生按下了想要上去蹭他肩膀的冲动。可三十好几的年纪,哪儿还有任性妄为的资格。看看今天,多高兴的日子,喝喝酒聊聊家常都挺好,但要放任心底积年的脆弱那就是得寸进尺。所以毛不易最后也只是顿在那里,难进一步。

“哎,老毛你看,天亮了唉……都闹到这个时候了。”廖俊涛视线落到远方,一边听着楼下喧闹声说道。
“可是天真的会亮吗?”毛不易低着头,维持着那样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
“嗯?”廖俊涛回头顿了一下,然后温和又真诚地笑了。毛不易听见他说,“天已经亮了啊。”

那是毛不易一直渴望的、不敢确定的、害怕听到的答案。廖俊涛现在回答了,没有回避和敷衍,和十年前相遇时一样,如此清晰、坚定、真诚地把他内心的选择传达出来了。

毛不易看着眼前人敞亮的神情,终于豁然。他像是终于打破了某种防线一般,默默想道,既然是这种时候了,那么放纵一下自己的任性也没什么大不了吧。他动作很轻地靠过去,把脸埋在廖俊涛的肩窝里,就像十年前无数次场合里一样。毛不易放心了,他知道廖俊涛还会在这样的漂泊不定的时代里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
这样就够了。
对这样脆弱、敏感、最后不得不接受现实的自己而言,这样就够了。
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廖俊涛,只要始终是他自己,就已经拯救了那个满心荒凉的毛不易。

四周翳翳的灰暗开始退却,温柔的晨光漫漫伸展,呼应着寂寥天台上相拥的两人。
“恩,天亮了。”毛不易说。
抬头看,远山之外透出淡淡的光,顺着云层一层一层地渡来,如同从遥远之地跋涉至此的旅人,穿过层层屏障,用清风呐喊着已经到来的讯息。

这个世界总有人在,就像有才华的人总会被看见。
时光尽头,深爱的人总能走到一起。
就像无论世界有多么沉沦颠倒,长夜终有尽时。

——————

后记:

这个故事写了有一个多星期了。写得过程中其实想解释很多东西,但是写完了反而变得什么都不想说。大概是因为想说的都在故事里了(笑)。这篇故事的初衷,就是想写一个有关灵魂伴侣的故事。在最坏的时代里,互相欣赏又相互扶持的那种感觉。对于这篇而言,毛毛是我害怕你被不珍惜你的世界改变,我害怕已经今非昔比不似当年。涛涛则是我在,无论世界如何我一直都在,我不曾改变。
当然现实很残酷,所以写的时候也是带入了一些东西进去,但是我真心希望温柔真诚努力的人无论经历多少坎坷都能坚持到世界尽头,获得幸福,他们值得。
愿两位正主前程似锦,友谊常青。
愿大家观文开心,欢迎交流哦~

ps:
1、感谢颖儿的大力支持,剪视频辛苦咯~为了帮我提供素材还特意去翻了很多视频源……感激不尽!爱你(⑉°з°)-♡。
2、文章纯属虚构,勿上升现实。歌名、电影名皆为捏造|・ω・`)。

评论 ( 55 )
热度 ( 283 )

© 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